Protesters hold placards as they demonstrate in Parliament Square against anti-Semitism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反犹主义倾向能否治愈?

伦敦——抗议者正在警示所谓政治反犹主义倾向的复苏。危机核心是爆出工党领袖兼以色列激进批评者杰里米·科尔宾曾在2012年对一位反犹壁画艺术家表示支持。

但在英国公众指责左翼党派及其领袖鼓励反犹情绪的同时,需要解决一个重要的心理疑问:我们是否真的可以指责科尔宾未能及时看出这幅壁画中所存在的争议?答案也许的确是肯定的,但其中的原因却不那么简单。

心理学家长期研究心理偏见如何影响人们辨别图像偏见的能力。2008年,东北大学一组心理学家发现对犹太人偏见较深的人在辨别照片里的人像是否是犹太人方面不那么准确 。推而广之,人们认为自己在猜测其他人身份要素——例如性取向——方面准确度越高,他们的实际准确度就越低。

不久前的情况则恰恰相反。在二战结束后的几十年里,当时的反犹情绪比现在更为普及,偏见较深的人实际在辨认犹太人照片方面更加准确。究竟发生了哪些变化?

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今天的种族主义更加隐晦,而反犹主义偏见则存在于人们的潜意识。人们知道公开表达种族主义观点已经不再被社会所接受,因此他们主动进行压抑。但这表明人们可能并没有表达真实的想法;事实胜于雄辩。

另一种理论是社会多元化已经改变了社会成员的见解。对犹太人偏见较少的人可能交到更多犹太朋友,而这种熟悉使他们更容易辨别出犹太人。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上述假设得到了2013年一项研究结果的支持,这项研究测试人们通过观察照片中的人脸来判别男性性取向的能力。引人瞩目的是,有男性同性恋朋友的测试对象在判断性取向方面比那些不熟悉同性恋的人更加准确。但像2008年针对反犹观点的照片研究一样,判别性取向的能力似乎植根于人们的潜意识。

最后,第三种理论显示过往研究中的种族偏执狂能更好地辨别犹太人仅仅是因为他们将更多面孔认定为“犹太人”。或许恐惧导致他们辨认出的犹太人比实际更多。

虽然反犹主义演化的原因尚不清楚,但心理学家认为今天的公开反犹者与过去相比,可能比其他人有更多心理上的差异。简言之,现在的“标准”更加宽容。

因此,研究人员想要知道今天治疗或者消除种族偏见是否更多类似于医疗或心理治疗,而不是政治辩论(政治辩论或许在过去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这个问题上,科学研究的成果令人鼓舞。2012年,牛津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如果让白人受试者服用抗焦虑和高血压的β受体阻滞剂心得安,他们的种族偏见会表现出暂时的缓解

需要进行更多研究来验证这项成果是否准确;该药对宗教、性或其他形式的偏见没有任何可见的作用。牛津试验也没有测量是否一剂心得安就能永久消除种族偏见,抑或定期服用才能保证更永久的“治愈”效果。但其他研究已经证实药物可以改变人的种族偏见。

例如,在2011年,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心理学家在研究荷兰人对阿拉伯和德国少数民族的态度时发现与信任感及合作相关的催产素实际可能会强化种族偏见和仇外心理。作者表示研究结果“质疑了催产素是一种无差别情药及爱抚性化学物质”,并就人类如何管理“群体间冲突和暴力”提出了新的质疑。

今天,多数持种族主义观点的人认识到其观点不属于主流之列。但正如英国近期的骚动所表明的那样,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偏执已经被抹去。相反,这意味着现代种族主义的表现方式往往微妙但却同样强势。

医生知道,错误或过量服用抗生素会制造更多耐药菌。治疗现代种族主义也与之相似。反犹主义的心理特质正在发生变化,而研究表明随着这样的变化,偏见将被驱赶到更深的心理底层。如果围绕反犹主义的心理和恐惧确实发生了改变,那我们识别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也必须相应地有所不同。这不是说在治疗症状的同时贴上创可贴;而是要真正解决潜意识偏见存在的根本原因问题。

http://prosyn.org/QKmTNUS/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