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遏制始于国内

纽约——本月早些时候,穆罕默德·优素福·阿齐兹,一位24岁的中东裔美国公民在田纳西州查塔怒加市的两座军事基地开火,造成5人死亡。这起地方性恐怖事件具有全国性意义,因为它证明已故美国外交官兼战略家乔治·凯南的警告是正确的,凯南警告美国外交决策者应该遏制自己的行为冲动,特别是在军事方面。凯南警告说人们或许永远不会知道报应什么时候会来,但它一定会来的。

事实上,当美国2001年冲进阿富汗、两年后又冲进伊拉克时,凯南所担心的恰恰是不可预见的后果。毕竟,美国在阿富汗的很多对手,包括本·拉登本人都与1979-1989年苏联占领期间美军训练的叛乱分子穆斯林战斗游击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不是巧合。同样,20世纪80年代,美国曾武装萨达姆·侯赛因的伊拉克与伊朗进行战争。

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袭击后,美国人问“他们为什么恨我们?”但尽管自那以后美国本土没有再发生袭击事件,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政府却几乎毫无遏制地对两个穆斯林国家发起了破坏活动——布什任期结束后破坏仍在继续,美国发起了空前惨烈的无人机战争。

这些政策将阿富汗推到了国家失败的悬崖边缘,同时开启了伊斯兰国占领伊拉克超过三分之一领土的可能。由此造成的上述国家和整个穆斯林世界的不满在欧洲能够越来越明显地被感受到——而且现在正在传播到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