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俄罗斯

索非亚-欧洲的冷战后秩序结束了,弗拉基米尔·普京是其终结者。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入侵只是标志着它的消逝。俄罗斯已经从这场战争中以重生的,决定要挑战冷战后欧洲秩序的学术基础、道德以及制度基础的19世纪强国的姿态出现了。

 现在,俄罗斯和欧盟在欧亚大陆不稳定的根源的问题上,观点尖锐对立。如果西方坚持忽略俄罗斯的担忧并继续将北约扩大到前苏联领土上,只会再次在欧亚大陆上引入势力范围的政治观点。但是,破坏20世纪90年代的政策也带来了严重的风险,因为欧盟不是,也不可能成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超级大国,因为西方的软弱可能最终有利于——并且鼓励——俄罗斯的复仇主义。

对欧盟对俄罗斯政策的任何重新思考都应该认识到,虽然俄罗斯会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继续是一个区域性大国,也是一个全球参与者,但是,它不可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欧盟也应该认识到,俄罗斯对冷战结束对其安全的不对称冲击具有合理的担忧。俄罗斯曾经期望冷战的结束意味着中欧和东欧的非军事化,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它感觉遭到了背叛。虽然北约的扩张并不意味着对俄罗斯任何真正的安全威胁,但是,它改变了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军事平衡,助长了克里姆林宫的修正主义思想。

俄罗斯和欧洲当今的政治精英的不同本性是引起人们对未来双方关系的担忧的另一个原因。和过去苏联的精英不同,过去的这些人都很官僚主义,反对冒险,并且当遇到国际关系和安全政策问题时,有能力胜任,然而现在的俄罗斯精英是由后共产主义过渡中零和游戏的获胜者组成的,他们都非常自信,勇于冒险并且非常富有。而那些欧洲政治精英,他们是在进行妥协以及避免冲突中发展他们的政治生涯的,不知道怎样对付这些俄罗斯精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