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Yemeni child suspected of being infected with cholera AFP/Getty Images

霍乱的孟加拉药方

达卡—如今,霍乱应该已经成为了历史。几十年来,卫生官员早已明白如何防止这种疾病,医生早已知道如何治疗这种疾病,发展专家早已认识到有了清洁水和卫生设施,霍乱的爆发就很难形成蔓延。不幸的是,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直白,霍乱的噩梦也还在持续。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在世界大部,霍乱事实上已经被驯服。水传播疾病在发达经济体基本上已经销声匿迹。即使在霍乱仍是一个问题的资源紧缺型国家和地区,口服补水疗法(ORT)的普及也帮助无数人捡回了性命。

但在危机时期,霍乱仍会肆虐,杀死我们当中最脆弱的群体。如今,也门正在发生最严重的霍乱疫情,武装冲突导致也门医疗、水和卫生设施系统崩溃——而这正是霍乱爆发的条件。第一批霍乱病例报告于2016年10月;不出一年,病例数量就飙升至600,000以上。

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组织在也门卫生官员的合作下,进行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应对。他们的努力将致死率保持在传染者总数的0.33%左右(大约2,000人死亡),遏制了悲剧的发生。但也门人正在不可能的环境中苦苦努力,他们需要资源和培训。我的国家在确保他们获得资源和培训方面起着领导作用。

10月, 一支也门护士和医生队伍来到孟加拉国国际腹泻病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of Diarrhoeal Disease Research, Bangladesh,icddr,b)。这也是我贡献了大部分职业生涯的地方。我们的研究所诞生了ORT,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来到达卡接受培训,管理这个由糖、盐、其他元素和水组成的简单疗法。

在为期一周的课程中,也门医护人员接受了关于疾病爆发管理、监测手段和环境卫生方面的培训。他们在我们的医院中观察霍乱病人的治疗情况,这一经验为他们提供了第一手关于病例管理和评估脱水情况的训练。

这只是icddr,b在危机时期帮助缓解人道灾难的一个例子。作为世卫组织全球爆发预警和响应网络(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GOARN)的创始成员,icddr,b已向津巴布韦、苏丹、南苏丹、莫桑比克、叙利亚、索马里、海地、塞拉利昂、埃塞俄比亚和伊拉克派遣了专家团队。通过分享我们在几十年中所积累的腹泻疾病管理和研究的知识和经验,我们在全球应对疾病爆发方面起着领导作用。

孟加拉国对于战时霍乱爆发有着切肤之痛。1971年,当时仍是东巴基斯坦的孟加拉国宣布脱离巴基斯坦独立,战事随之爆发。在随后的冲突中,难民穿越边境,涌入邻国印度,在拥挤的难民营中暂住,这形成了非常完美的条件,霍乱不爆发都难。当时的护理水平非常低,静脉滴注非常罕见,这意味着脱水状况无法得到广泛治疗。

很多人垂死挣扎,这时,一位叫做迪利普·马哈拉纳比斯(Dilip Mahalanabis)的医生在绝望之中放手一搏。孟加拉国的美国研究者已经证明,ORT可以逆转霍乱病人致命的脱水症状,但其医院外效果仍未得到证实。在缺少合适的设备和医护助手的情况下,马哈拉纳比斯在难民营中开展了ORT并拯救了数千人的生命。此后,ORT便成为治疗腹泻疾病的标准方法;在全市及诶拯救了8,000万多人的生命。

如今,新的战时霍乱危机再次出现,孟加拉国专家也再次应召。也门只是一个例子。

8月以来,数十万罗兴亚人从缅甸穿越边境来到孟加拉国,这是自1994年卢旺达种族灭绝以来最大规模的周难民流出量。这些绝望又脆弱的人们住在拥挤的难民营中,生活条件导致致命霍乱疫情的风险很高

为了应对这一威胁,icddr,b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卫组织和其他重要相关利益方合作启动了多重霍乱防治计划。我们改善了清洁水和卫生设施的普及,ORT药包也正在积累。我们也和世卫组织一起确保了900,000剂口服霍乱疫苗(OCT),这也是被国际认可的预防和控制霍乱爆发的工具。

和ORT一样,OCV的开发也源自孟加拉国,特别是icddr,b。该疫苗的首批成功现场试验就是icddr,b在20世纪80年代完成的,如今,我们的科学家正在集几十年理论知识累积之功,实施第二大规模的OCV战役。

也许很难想象孟加拉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能够在管理如此规模的疾病方面起到先锋作用。但一次又一次,孟加拉国的研究者和卫生工作者证明他们在遏制霍乱爆发和拯救生命方面的专业精神。当世界寻找遏制机会型疫情(opportunistic epidemics)的新方法时,决不能忽视发展中国家的现成的科学知识。

霍乱在全球南方卷土重来。但是,我们在孟加拉国的工作证明,全球南方拥有击败它的本事。

http://prosyn.org/AMrwwH7/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