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信心仙子辩

伦敦—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用“债券纠察队”(bond vigilantes)和“信心仙子”(confidence fairy)形容预算赤字方面的保守做法。除非政府削减赤字,否则债券纠察队将通过推高利率迫使它们就范。但如果它们确实削减了赤字,信心仙子将通过刺激比削减赤字所影响的更多的私人支出来奖励它们。

克鲁格曼认为“债券纠察队”一词也许只对希腊等少数国家适用,但“信心仙子”纯属想象,和收集儿童的牙仙差不多。在衰退中削减赤字永远不可能带来复苏。政治说辞可能导致好政策无法实施,但无法阻止它成功。毕竟,它无法让坏政策起作用。

我最近在一次《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活动中与克鲁格曼辩论了这一问题。我的观点是不良期望可能影响政策的效果,而不仅仅是政策被采取的可能。比如,如果人们认为政府借贷只是延迟了征税,他们可能储蓄更多以应对预期的未来账单。

深入思考后,我认为我是错误的。信心因素影响政府决策,但不影响决策的效果。除了极端情形,信心无法让坏政策产生好结果,而缺少信心也不会让好政策产生坏结果,就好比你怀着人可以飞的错误信念跳出窗户无法战胜重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