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1016c.jpg

保守的干涉主义

伯克利——

目前,全世界都在与萧条作斗争。现阶段,不妨稍作停歇,审视一下各国央行、财政部和政府预算办公室所实行的政策有多么保守,这对我们是大有裨益的。基本上,现行的所有政策——增加支出、减税、银行重组、购买风险资产、公开市场操作,以及其他货币供给扩张政策——都是在近200年来的政策路径上亦步亦趋。这些做法可以追溯到工业革命早期,也就是说,从商业周期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存在了。

最早的市场干涉发生在1825年,当时,恐慌的投资者纷纷要求将钱投向安全的现金资产,而不是充满风险的企业。时任乔治四世第一财政大臣的利物浦勋爵罗伯特·詹金森向英格兰银行行长巴特勒求助,请求其采取行动防止金融资产价格崩溃,理由是“我们对市场经济坚信不疑,但在市场所决定的价格导致英国发生大面积失业时除外。”

英格兰银行采取了行动:介入市场并以现金买入债券,以此推高金融资产价格并增加货币供给,并在几乎不要求抵押的情况下向摇摇欲坠的银行注入贷款。同时,它还公开宣布稳定市场的意图——熊市投机者敬请自重。

从此以后,只要政府袖手旁观而任由金融市场自行走出恐慌——比如1873年和1929年的美国——就会导致大问题。反之,只要政府介入,或由某家私有投资银行担当政府之责支持市场,结果就要好得多。比如,美国政府在1893年和1907年的恐慌中事实上授权J. P. 摩根银行担当中央银行收拾残局,在1990年初成立了美国资产重组托管公司,并在1995和1997-98年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起介入市场,支持墨西哥和东南亚。

无论如何,今时今日没有那个现代政府愿意金融市场自生自灭。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就过于激进了。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2_YA2022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Our newest magazine, The Year Ahead 2022: Reckonings, is here. To receive your print copy, delivered wherever you are in the world, subscribe to PS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As a PS subscriber, you’ll also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On Point suite of premium long-form content, Say More contributor interviews, The Big Picture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说,奥巴马政府和其他央行及财政当局所采取的行动是相当保守的,尽管他们采取了负债支出计划,大量 增加政府债务,为私人债务提供担保,并且收购汽车公司。

我非常理解政府的所作所为,同时也觉得没必要去猜测下一步的行动。现行政策毫无疑问是最佳选择,如果要我来决定采取何种行动的话,我一定会犯更大的错误——或许是不同的错误,但肯定更严重。

尽管如此,我仍有一大疑问。以美国政府为甚,本轮危机中各国政府深深地卷入了自己所制定的产业和金融政策之中。但是,没有一个政府成立了类似1930年复兴银行公司和1990年资产重组托管公司那样的专门机构。这类机构能够防止政府不同寻常的介入手段所导致的严重腐败和寻租,保证初期投入流向产业和金融部门,产生相对较佳的效果。前几次危机的经验表明,迅速地通过立法程序建立干涉机构能够限制自由裁量权。

这正是美国开国先驱麦迪逊、汉密尔顿等人所设想的运作方式。他们对裁量权怀有重重疑虑,认为美国总统的自由裁量权应该大大低于当时的各国君主。但是,本次金融危机中未见到此类金融机构成立。

所以我感到很困惑:为什么在批准布什和奥巴马的产业和金融政策时美国国会没有效仿复兴银行公司和资产重组托管公司的模式?为什么已有的专门机构,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没有在这次危机中起到更大的作用?我们怎样才能迅速重建国际金融管理机构以最好地发挥其效用?

https://prosyn.org/4vUYzK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