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性化的保护

巴黎——世界上的自然资源正在急剧减少。世界各地的动植物物种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消失——消失速度是自然灭绝速度的100到1,000倍。

地球上最危险的生态系统处于发展中国家,因此对它们的保护需要仰仗世界上某些最贫困国家的力量。反过来,贫困人口往往从周边自然环境的恶化中最先受损。但是在发展中国家,迫在眉睫的经济需要却往往能够压倒长期的必要需求,因此对脆弱环境的保护很少能够成为国家优先考虑的目标。

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生物多样性既能为所在国家服务,也能令世界各国得到好处。能为当地人服务,是因为经济上最脆弱的民众往往需要依赖周围环境中的生物资源才能维持生计,他们的食物、能源和收入都需要从周围的环境中获取。世界银行估计,自然资源能够占到低收入国家财富总量的四分之一,而在高度发达国家中自然资源仅仅构成3%的财富比例。说它具有全球性,是因为自然生态系统能够提供的一系列服务,包括洁净空气和新鲜淡水,能够使远离国界的民众都从中获益。

毁灭宝贵的自然环境将损害所有国家的利益。以气候变化为例:很少有人意识到热带雨林的毁坏在碳排放总量中占据20%的比例——超过全世界汽车、卡车和飞机碳排放量的总和。停止对热带雨林的砍伐和焚烧是减少碳排放最现成也最有效的策略,而对热带雨林的砍伐和焚烧目前几乎成了发展中国家的专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