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声援鲨鱼

圣何塞——一直以来,有种说法是我们对海洋的了解还不及月球。毕竟已有12人踏上了月球表面,但抵达海洋最深处的却只有3人。但现在貌似我们对海洋的了解比想象的还少——我们所造成的危害一直没有被完全认识到。

最近一项研究显示渔业产量多年以来一直被严重低估。这理应引起负责监督公海商业捕鱼行为的地区渔业管理机构的重视,同时必须重视这个问题的还有负责保护濒危迁徙物种的联合国《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CMS)监管者。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附录I 规定,今天有必要对大白鲨、5种锯鳐和11种鳐鱼实行最严格的保护。《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将于本月在哥斯达黎加圣何塞召开的洄游鲨鱼会议为推进法规建设提供了重要机会,其目的是保护及可持续利用上述物种,以使其继续发挥顶级捕食者至关重要的生态作用。

在2014年厄瓜多尔基多举行的最后一次会议上,《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缔约国增补了若干鲨鱼品种,并鼓励政府通过谈判国际协议的方式对其进行保护。其中一项协议为2010年签署的《迁徙鲨鱼保护谅解备忘录》,该备忘录到目前为止共有39个签字国。尽管不具备法律约束力,但该协议为确保就迁徙鲨鱼种群可持续利用政策达成一致提供了重要的讨论场所。

但近期渔业产量研究显示我们往往缺少确定何种消费水准可以持续的准确数据资料。在缺乏资料的前提下,应该适用“没有把握就不做”的预防性原则。问题在于缺乏可靠数据可以让保护特定物种的必要性显得抽象和不那么紧迫,削弱政府抵制其他更直接需求的能力,特别当牵涉到对相关人员的生计予以保护。

此外,海洋资源消耗仍持续攀高。过去两代人时间里,随着世界人口总量翻番至73亿,每年海洋渔业捕捞增长进一步加速,从1950年的2000万吨增长至2010年的7700万吨之多。这还仅仅是官方数字,不包括非法、管制外及未报告的渔业捕获。

鉴于鲨鱼通常为(针对金枪鱼)捕捞作业的具有商业价值的次级渔业捕获物,地区渔业管理组织往往不特别规定针对鲨鱼的捕捞细则。鲨鱼因此更容易沦为国际法监管漏洞并因此逃不脱渔民的渔网——尤其考虑到当前渔业普遍采用大型专业网络。

的确,和过去手工捕鱼不同,捕鲸船和现代技术已大幅提高了渔业产量,以满足当地及遥远地区的市场需求。有鉴于此,今年来濒危名单增加如此众多的物种应该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在当前充满挑战的环境下,《谅解备忘录》这样的协议在鼓励行动(往往针对特定区域)方面往往更加至关重要。某些签字国,包括某些太平洋岛国已宣布设立保护鲨鱼的超大规模专属经济区,并划定严禁一切捕捞行为的禁渔海域。此外,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均已制定观测计划和体系,以便对鱼类种群进行管理和评估。

此外,欧盟现在要求所有鲨鱼上岸时必须保持完整,以响应对割掉鱼翅这一浪费做法的大声疾呼。这项法规可以防止在海上割去鲨鱼的鱼鳍,并把不那么值钱的鱼身重新扔回到海中。中国政府承诺不在正式宴会上提供鱼翅羹则呼应了欧盟的规则,鱼翅羹在传统上曾被认为是一种美味佳肴。就连货运公司和航空公司也纷纷宣布采取行动,越来越多企业现在正拒绝提供鱼翅运输服务。

虽然这样的进步值得赞赏,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方说,必须努力解决间接渔获问题(即用旨在捕捞其他鱼类,特别是金枪鱼的渔网捕获鲨鱼)。关键是从渔民及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到政府和国际论坛的所有利益相关方通过签署谅解备忘录和类似协议的形式展开合作。

上述努力的负面经济影响并不像人们预想的那样大;在许多情况下,利用活体鲨鱼进行的其他类型的商业活动可以完全抵消限捕带来的损失。在马尔代夫、肯尼亚、南非、斐济及某些中美和加勒比国家蓬勃发展的生态旅游业就是很好的例子。在自然栖息地近距离看到吸引旅游者的蝠鲼可以价值数千美元;但如果死在码头上,它的肉和鳃加起来也只是个零头。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事实可能会证明阻碍今天环保工作的短期思维具有毁灭性效果;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上述毁灭性效果已经体现得日益显著。如果我们继续消耗关键生态资源,很快就会加大它们的再生难度。只有协调一致地即刻合作保护海洋生态系统并保护以此为生者的生计,海洋才能世世代代继续喂养——和吸引世界各地的民众。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