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 activists hold banners and signs while standing on the sidewalk in front of the Consulate General of Japan in New York Albin Lohr-Jones/Pacific Pres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通往核裁军的漫漫长路

堪培拉——现在正处在全球核秩序的关键时刻。截止5月1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必须决定是否批准伊朗核协议抑或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措施。短短几周后,他将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这场峰会的结果将影响朝鲜核计划。

由于特朗普处在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等鹰派顾问的包围之下,无核化工作在本月结束前遭遇挫折的可能性很大。因此,国际社会坚持现有核义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其中首推坚持1968年核不扩散条约(NPT)。但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必须进行艰苦的对话。

多边协议往往在执行过程中都会出现偏差,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也是一样。比如,虽然以色列和印度都没有签署核不扩散条约,却均被外界视为核武器俱乐部负责任的成员国。以色列从未因为拥有核弹而遭受过制裁,而印度则拥有核供应国集团的豁免资格,印度还与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日本等国签署了几项民用核协议。

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对巴基斯坦的核武器持容忍态度,但并未正式接受;而朝鲜的事实核武化则被视为是不可容忍的;伊朗的核计划则在核武器研发之前就被遏制了。

在这个不完善的框架中,核不扩散条约的缔约国拒绝探讨本国核裁军问题令许多国家感到沮丧。核不扩散条约第六条要求各方本着“真诚的”态度进行核裁军谈判,但已经签署核不扩散条约的核武国家并未将其解读为禁止本国拥有核武库。相反,在威慑理论的鼓舞下,他们声称核裁军会削弱全球安全的基础。

也许不足为奇的是,非核武国家看待问题的方式有所不同。去年,他们在联合国一项补充协议中发表了看法。今天,已经有58个国家签署了禁止核武器条约(TPNW),而且有八个国家已经通过,上述条约一旦生效将禁止核武器的使用、威胁使用和拥有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禁止核武器条约有个更著名的名称是“禁核条约”,是朝建立新国际标准方面迈出的重要步骤。它同时也是核不扩散条约失败的合乎逻辑的结果。但因为禁核条约在两个重要领域甚至超越了核不扩散条约,它也引发了某些人的强烈反对。禁核条约将禁止所谓的核分享机制,借助上述机制核武国家的盟友可以将核武器储存在本国国土上。此外,它将“威胁使用核武器”认定为非法或破坏了核威慑的逻辑基础。

要想维持全球核不扩散机制,就必须在核不扩散条约和禁核条约相互矛盾的愿景间进行协调。要想实现这一目标,国际社会需要就实现国际秩序的战略达成一致,以确保削减核武库的行动强化而非危及地区及全球安全状况。

毫无疑问谈判将是困难的,但替代选择比少数人自尊受伤要糟糕得多。有些专家认为强硬反对禁核条约可能导致对核不扩散条约感到失望的国家产生反弹,导致众多国家从1958年条约中退出。勿需多言,这种情况产生的负面作用将十分巨大。它不仅将破坏现有核秩序并增强许多国家的不安全感;还会增加有核国家对已有核弹的依赖程度。

尽管存在种种缺陷,核不扩散条约已经实现了多年的核稳定。鉴于核不扩散条约解体会带来严重的全球安全后果,因此无论禁核条约达成与否,即使拒绝签署该条约的国家也需要上述条约能够继续存在下去。因此,所有各方必须刻不容缓地重新挖掘其在切实有效裁军方面的共同利益。

上述两份条约可以在尽量减小近期核威胁的框架下产生交汇;减少中期核武器数量;并力争做到长期、彻底、可验证及不可逆转地消灭核武器。国际核不扩散及裁军委员会于2009年简要概述了这一方法;今天一个类似的版本必须被重新提及。

截止本周末,伊朗核协议的命运将会逐渐清晰;特朗普拒绝重新批准很可能会导致它的毁灭。但无论伊朗核计划命运如何,还有朝鲜核计划,半个世纪以来作为全球核武器秩序基石的核不扩散条约的削弱才是人类所面临的最大威胁。

http://prosyn.org/HT692DA/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