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回归正常

布鲁塞尔—当金融系统内的大量资产突然变得极具风险、投资者希望卖光手里的持有量时,金融危机就爆发了。这些资产变成了“有毒”资产,不仅高风险,而且是不可量化的高风险。有毒资产不能根据常规风险-回报计算交易。由于其风险无法计算,其所有者希望卖掉它们——不管什么价格,能卖就行。

2007—2008年,美国住宅按揭抵押证券(RMBS)就出现了这种情形。在繁荣阶段,这些证券被认为是无风险的,人们假设美国房价永不会下跌,因为和平时代还没有发生过这种状况。

但2007年,房地产价格开始全面下跌,按揭损失率激增,这一假设也随之破产。结果,人们发现RMBS的风险比预计的高得多。一开始,人们找不到以什么为基础来对它们进行理性的重新估价,因为所发生的事件(美国房价在和平时期下跌)是前所未有的。此外,大量持有RMBS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风险测量手段有问题,在危机爆发高峰期,如果被迫以跳楼价甩卖手上的RMBS存货,可能导致它们破产。

欧元危机的模式也是一样的。直到最近,公共债务才不再被认为是终极安全资产。事实上,其无风险的地位被写入了欧盟监管框架,银行可以持有大量任意欧元国的公债,而不需要拔备任何资本覆盖潜在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