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和平的哥伦比亚?

波哥大—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刚刚宣布的《停止武装冲突框架协议》(Framework Agreement for the End of the Armed Conflict)是他的祖国和整个拉丁美洲的一座里程碑。同时,这也是对外交智慧和谈判技巧的一大贡献。

该协议的另一方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更有名的是其缩写FARC)。长期以来,哥伦比亚用尽各种政治手段都没有与这个拉丁美洲最可怕也是最后一支游击运动力量达成一致。此前,FARC——不折不扣的恐怖活动、大屠杀和贩毒机器——从未同意就解除武装、成员开始新的社会和政治生活、受害者权利、停止制毒以及参与为考察半个世纪以来的犯罪和冲突活动而设的“信任和责任”委员会等问题展开讨论。但现在,他们点头了。

这一重大变化反映了FARC在长年斗争之后实力的极大削弱、哥伦比亚社会的韧性,以及(也许是最重要的)桑托斯的高明地区政策。通过削弱所谓的玻利瓦尔轴心(委内瑞拉、厄瓜多尔和玻利维亚),FARC游击队不再拥有支持他们的地区环境了。

正如中东和中美洲随着冷战的结束迎来和平进程一样,地区变化创造了开启哥伦比亚和平进程的条件。但是,在中东和中美洲,是外部行为人——美国和苏联——推动了变化;而在哥伦比亚进程中,变化产生于内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