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美国的下级选举竞争

华盛顿—希拉里·克林顿的美国总统选战一直“分裂”,一方面要确保候选人她本人最大可能赢得胜利,另一方面又要明确帮助民主党州长和立法部门候选人赢得投票箱。克林顿是否可以通过取得决定性胜利——从而趁热打铁——帮助下级(down-ballot)候选人或通过更多的时间和金钱个别助选仍有待观察。

克林顿阵营已决定双管齐下。距离选举已经不到一周,两位总统候选人正在周游全国:共和党提名人唐纳德·特朗普忙于聚集胜选所需要的270张选举人票,而克林顿则在试图尽可能锁定获胜优势——包括总票数和选举人票。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一周前,克林顿眼看就要大获全胜。但10月28日,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致信国会,宣布他要重启对克林顿在担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件服务器的调查。理由?在一次针对克林顿的亲信胡马·阿贝丁(Huma Abedin)的分居丈夫的单独调查期间,在他的笔记本电脑中发现数千封电子邮件。(不,这不是电影桥段。)

科米的决定引起剧烈反弹,但到目前为止并未对竞选产生可观影响。克林顿阵营甚至没有放弃争取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共和党铁票仓的亚利桑那、佐治亚和犹他州。而特朗普尽管因为联邦调查局的发现而欢欣鼓舞,仍在继续争取新墨西哥州等对他的选举人票数几乎没有影响的州。但政治新人特朗普幻想自己是一位伟大的政治战略家。

特朗普几乎没有政治盟友帮他指点迷津,而克林顿有许多代理人,包括她的丈夫、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奥巴马总统和在此次选举中冉冉升起的新星、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以及副总统拜登和克林顿的副总统竞选搭档蒂姆·凯恩(Tim Kaine)。两位左翼明星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也为克林顿摇旗呐喊;如果她获胜,他们将要求政策和任命方面的回报。

与此同时,克林顿与正在挑战现任多数的共和党的民主党参议员候选人并肩作战,包括试图罢免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帕特·图梅(Pat Toomey)的凯蒂·麦金迪(Katie McGinty);希望在新罕布什尔州掀翻参议员凯利·阿约特(Kelly Ayotte)的州长麦基·哈森(Maggie Hassan);以及正在强力挑战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理查德·波尔(Richard Burr)的德博拉·罗斯(Deborah Ross)。

克林顿阵营对一些参议员、众议员和州长席位投入重金,甚至还包括州立法部门选战,而克林顿阵营的实地工作者和志愿者也被动员起来帮助有望一争的下级候选人。奥巴马最近发表了一系列视频讲话支持民主党竞争参议院、众议院和州立法部门。各路专家纷纷表示联邦调查局的决定将有助于共和党的下级候选人,但这纯属猜测。

如果克林顿赢得白宫,并且许多共和党在任者被扫地出门,美国将迎来一起“再见”选举。但在最后一分钟之前,我们都无法知道结果。在1980年的再见选举中,罗纳德·里根和共和党横扫总统吉米·卡特,并在参议院中也掀翻了多名自由派民主党,但总统之争直到最后一个周末仍处于胶着状态。

即使民主党在再见竞选中重新赢得参议院,蜜月期也不会维持很久。两年后,又有三分之一参议员需要重选,并且需要捍卫席位的民主党将远多于共和党——与今年的形势正好颠倒。

当然,克林顿阵营帮助下级候选人绝不仅仅是慈善。如果在国会中有更多民主党,她的政府日子会好过得多。目前,人们仍广泛认为民主党将重新入主参议院——尽管众议院仍无法撼动,因为他们需要掀翻30个共和党席位,这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大部分众议院席位选区划分不公平,选区边界的划定被人为操纵,有利于在任党。)但即使民主党果真重新赢得有100个席位的参议院的多数,共和党仍能够保持对克林顿的立法提案和最高��院执行庭提名的冗长演讲(filibuster)威胁——这需要60票才能打破。

克林顿阵营及其高调代理人阵容要帮助下级民主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两党都希望加强对尽可能多的州级位置的掌控,因为控制一州执政地位和至少一个立法机关的党能够左右国会选区如何划定(每十年重划一次)。选区如何划定影响着众议院的党派构成,从而影响联邦立法的命运。(只有参议院可以进行总统提名人投票。)

州也是各党培养未来总统候选人的地方。共和党认识到州级政治的重要性远早于民主党,并且建立起比民主党更强的州级基础。比如,尽管奥巴马在过去两次大选中都赢得了俄亥俄州,但该州最新一届国会代表中有75%是共和党。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目前,美国大选是一宗摇摆事件。没人知道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影响选情,但假设总会出现“幺蛾子”是明智的。至少,维基解密的披露很有可能还会继续,尽管克林顿因此而受到一些尴尬,但克林顿基金会的腐败或克林顿担任国务卿期间有何不当行为仍未揭露。

科米致信国会时,数百万美国人已经投出了他们的选票。我们无法知道,从现在到选举日,各种各样的揭露会如何影响结果。我们知道的是,说到底,已经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一切都不能证明特朗普比克林顿更适合当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