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chs345_INTI OCONAFP via Getty Images_island INTI OCON/AFP via Getty Images

富国欠岛国的债务

罗马—本月,艾尔莎飓风横扫了加勒比地区,但大西洋飓风季节通常要晚得多,这种反常现象提醒着我们发展中小岛国(SIDS)在未来几年将面临什么。气候变化已经给这些国家带来了毁灭性影响,他们需要斥巨资做好灾后重建工作以及加强灾后恢复能力。富裕国家和他们的化石燃料公司对气候变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们应该帮助发展中小岛国支付飙升的气候变化成本。

由于其情况的独特性,世界上58个发展中小岛国--其中38个是联合国成员国--自1992年以来一直属于联合国内的一个特殊群体。在联合国对这一群体的一项新研究中,我们确定了发展中小岛国今天面临的三个首要的结构脆弱性。

首先,由于大多数发展中小岛国人口不多(不到100万),他们的出口行业过于集中。当新冠疫情爆发时,比起大多数其他国家(特别是发达经济体),依赖旅游业的发展中小岛国受到的打击要严重得多。2020年,巴巴多斯、斐济和马尔代夫的国内生产总值分别下降了17.6%、19%和32.2%,而美国为3.5%。许多发展中小岛国的国际汇款--另一个重要的生计来源--也急剧下降。

第二,许多发展中小岛国往往承担更高的运输费用,因为他们远离世界主要运输路线,必须比大经济体采购的数量更少。太平洋上的岛国是最偏远的。在印度洋,马尔代夫和塞舌尔远离航运路线和主要市场。在加勒比地区,距离各异,一些岛屿比其他岛屿离美国港口更近。

最后,由于其自然地理位置,发展中小岛国在环境方面非常脆弱而且面临特殊风险,如粮食短缺。对于一个大国,像飓风或干旱这样的灾难通常只直接影响一个地区;但在一个小岛屿国家,灾难往往同时袭击该国的大部分或全部地区,他们难以做出有效的应急反应而且还要面对高昂的经济复苏成本。此外,由于许多发展中小岛国严重依赖粮食进口,当地的糖尿病和肥胖问题严重。应该将这一问题视为是对全球食品行业的一种控诉,也应将其视为这些国家的一个地理脆弱性。

埃尔莎不会是个例。人类引起的气候变化已经导致海平面上升并造成了更严重的飓风、洪水、干旱、森林火灾、热浪和作物歉收。几个太平洋岛国的陆地面积已经缩小,他们的人口最终可能需要迁移到其他地方。在马尔代夫,淡水一直比较稀缺,海平面上升和降雨模式变化不断给地下水资源带来威胁。在加勒比海,高强度飓风(如2017年的三场飓风)不仅造成死亡和破坏,灾后重建还让各国面临巨额账单和沉重债务。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强化这些国家的灾后复原能力。这种能力有很高的社会回报,但需要大量的前期资本。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衡量了小发展中国家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面临的额外成本,在所研究的25个国家中,除了两个之外,其他国家都属于发展中小岛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重视在这些国家建设可持续基础设施的额外成本,得出结论认为,25个小发展中国家单靠自己无法为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资金。国际社会在实现可持续发展方面“不让任何人掉队”的承诺只能通过向发展中小岛国提供额外的发展资金来实现。

然而,尽管许多发展中小岛国有着快速增长的迫切需求,但他们没有资格以优惠条件从官方的开发银行和新设立的特别气候基金获得贷款。这些机构认为这些发展中小岛国太富有了,尽管后者遭受了一场又一场毁灭性的环境灾难,尽管新冠疫情继续削弱他们的经济,危及他们的人口。

富裕国家有能力也有义务用三种主要方式帮助抵消他们自己对发展中小岛国所造成的损害。首先,他们应该向多边开发银行(包括美洲银行、加勒比开发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投入更多资金。通过在世界市场上以低利率借款,多边开发银行可以将额外的1美元实收资本转化为额外的5美元或更多的新贷款,提供给急需的国家。

其次,富裕国家应该对其化石燃料行业征税,以帮助支付因其化石燃料生产而导致的全球成本上升。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仍保持着巨大的市场价值,即使其烃类产品需要在本世纪中叶基本被淘汰。气候造成的破坏以及加强灾后复原能力都伴随着大量成本。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不应该向股东支付巨额股息,而是应该被征收税款,以增加转移给发展中小岛国和其他脆弱国家的税收收入,用来支付这些成本。

第三,富裕国家应该对他们的亿万富翁阶层征税,尤其是现在他们的财富已经飙升到难以想象的程度。世界上2755名亿万富翁现在拥有13.1万亿美元,自疫情开始以来增加了约5万亿美元。正如最近泄露的纳税申报单所显示的那样,亿万富翁通常缴纳非常少的税款(和他们的财富相比)甚至没有缴税。他们需要开始缴纳恰当的份额,而不仅仅是乘坐火箭去太空旅游。增加的税收收入应用于紧迫的可持续发展需要,包括发展中小岛国的需要。

世界正在接近崩溃边缘。富人接种过疫苗;而穷人没有。富人排放温室气体;穷人承担他们造成的后果。富人享受着飞涨的资本收益;穷人失去了工作和生计。但我们的命运最终是交织在一起的。大流行病和全球环境危机不分国界。富国需要以公正和正派的方式保障自身的未来利益。此外,一项承认并解决脆弱国家和人民迫切需要的全球金融战略也是必不可少的。

Translated by Hu Youwen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qXKrB2g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