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thunberg1_EMMANUEL DUNANDAFP via Getty Images_climateprotestkids Emmanuel Dunand/AFP via Getty Images

我们为何要再次罢课

马德里—年多来,全世界儿童和年轻人一直在为气候而罢课。我们发起了一场超出所有预期的运动,数百万人发声——并用行动——支持我们。我们这么做不是因为这是我们的梦想,而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正在采取行动确保我们的未来。尽管许多成年人口头上表示支持——包括一些世界上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但我们仍没有看到他们采取行动。

我们并不喜欢罢课;我们罢课是因为我们没有其他选择。我们目睹一系列联合国气候会议的召开。数不清的谈判产生了大量被热潮但却流于空洞的政府承诺——而也是这些政府,放任化石燃料公司钻井勘探更多石油和天然气,为了自己的利润而烧掉我们的未来。

政客和化石燃料公司几十年前便已了解到气候变化。但政客放任奸商利用地球资源,毁掉地球生态系统,不惜牺牲我们的生存来追求快钱。

我们说了不算:科学家正在敲响警钟。他们警告,将全球气温升幅限制在前工业化水平以上1.5摄氏度以内的可能性从未比现在更低——而一旦升温超过这一阈值,气候变化的破坏力最大的效应便将显现。

更糟糕的是,最新研究表明,当前趋势是到2030年,我们所生产的化石燃料将要比1.5℃升温幅度所隐含的产量高出120%。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达到了创纪录的高度,并且毫无减速迹象。哪怕各国兑现其当前减排承诺,我们也将面临3.2°C的升温

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要为我们的领导人的失败承担最大的成本。研究表明,源自燃烧化石燃料的污染是全球儿童健康最大的威胁。仅仅在这个月,新德里学校便因为毒雾而分发了五百万个口罩。化石燃料是真的在将生命与我们隔离。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科学要求采取紧急行动,而我们的领导人却仍然敢于忽视。因此我们要继续斗争。

在经过一年的罢课后,我们的声音正在被聆听。我们获邀在权力走廊发表演讲。在联合国,我们在世界领导人面前发表了演讲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我们与总理、总统甚至教皇会晤。我们花了数百个小时参与各种委员会,与记者和制片人交谈。我们因为我们的活跃而赢得奖项。

我们的努力帮助改变了气候变化问题的广泛对话。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讨论我们所面临的危机——不再是窃窃私语或事后诸葛亮,而是带着紧迫感公开讨论。民调也确认了观点的改变。一项最新调查表明,在所包含的八个国家中,有七个国家将气候崩溃视为世界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另一项研究确认在校儿童在引起关注方面起着领导作用。

随着公共观念的改变,世界领导人也开始说他们在聆听我们。他们说他们同意我们对于采取紧急行动解决气候危机的要求。但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在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5次各方会议(COP25)上,我们揭露了这一伪善。

在接下来的两个周五,我们将再次走上街头:11月29日是全球范围的示威活动,12月6日联俄韩国气候会议期间则是在马德里、圣地亚哥和其他多地。全世界在校儿童、年轻人和成年人将站在一起,要求我们的领导人采取行动——不是我们想让他们采取行动,而是科学要求他们采取行动。

这一行动必然是强大的、广泛的。毕竟,气候危机不仅事关环境。这是一场人权危机,正义危机,政治意愿危机。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和家长制压迫体系制造了这场危机并煽风点火。我们必须各个击破。我们的政治领导人不能再逃避他们的责任了。

有人说,马德里会议并不十分重要;大决定将在明年的格拉斯哥COP26上做出。我们不同意这一说法。科学清楚地表明,我们一天都不能浪费。

我们已经知道,如果我们不站出来,就没人会站出来。因此我们将稳定地敲响罢课、示威和其他行动的战鼓。我们的声音将越来越强。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说服我们的领导人团结在儿童都能理解的科学背后。

集体行动是有效的;我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要改变一切,我们需要所有人。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参与到气候抵抗运动中来。我们不能只是口头上说我们关注;我们必须证明这一点。

加入我们。参与我们即将举行的马德里或在你的家乡的气候罢课活动。向你的社区、化石燃料行业和你的政治领导人表明,你再也不会容忍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无动于衷。当有很多人站在我们这一边时,我们就有了机会。

还要告诉前往马德里的领导人们,我们的信息很简单:子孙后代的眼睛都盯着你们。你们看着办吧。

本评论还得到了Evan Meneses(澳大利亚)和Hilda Flavia Nakabuye(乌干达未来星期五)的联署。

https://prosyn.org/etO1lOg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