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ert1_Philipp von Ditfurth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g7climate Philipp von Ditfurth/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气候俱乐部欢迎所有人

柏林—到 2022 年底,七国集团目标建立一个“开放、合作国际气候俱乐部”以促进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实现巴黎气候协议中 1.5 摄氏度的最高升温目标,并且不让任何人处于竞争劣势。尽管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听到国际气候行动的呼声,但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次会有所不同。

气候俱乐部是德国总理朔尔茨的心血结晶,他的提议基于四个前提。首先,国际气候行动需要基础广泛且一致,所有俱乐部成员都有相同的目标。其次,应该允许各国以自己的方式追求这些共同目标,只要每个人都遵守“统一的产品和材料二氧化碳含量测量方法”。三是支持发展中国家实现共同目标。最后,必须与更便宜、碳密集度更高的方法进行的竞争不可使“气候政策先驱”在全球市场上处于劣势。

这一提议听起来像是对过去政策的重提,但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政策设计的重点。从历史上看,我们只从两个方面看待气候政策:气候和经济。这导致人们关注全球碳定价等思路,从严格的经济角度来看,这很有意义。因为成本由社会承担,污染者会将过量的二氧化碳排放到大气中。因此,解决方案是确保污染者付费。

问题是公民经常反对此类政策,特别是如果没有机制补偿受到成本增加影响的人的话(例如无法以环保价格购买基本商品的低收入家庭,或碳密集型行业从业者)。此外,与碳定价相关的成本不仅是经济成本,也是社会成本。即使碳税的收益用于穷人和流离失所者,依赖化石燃料的社区也可能崩溃,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他们无法再决定自己的未来。

这些是 2018-19 年法国黄马甲抗议活动的教训,这场抗议因柴油税略微上调而爆发。类似的问题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全球气候政策辩论。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不忿于发达工业化国家——历史上最大的排放国——要求它们为发展所需的能源支付更多费用。承认这些潜在的后果就像是从一个抽象的二维世界转移到一个更接近我们所居住的现实的三维世界。

经济模型的二维世界可以用 GDP 和碳价格来衡量,而现实世界需要不同的指标来解释一切政策的全部含义。为此,本文的两位作者之一(斯诺尔)与凯瑟琳娜·利马·德米兰达( Katharina Lima de Miranda) 提出了一个缩写为 SAGE 的度量标准:团结、能动、增益、环境。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Digital Only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在这里,团结是指社会包容和凝聚的程度,能动性是指人们塑造自己生活的能力,而增益和环境分别是指经济产出和环境可持续性的传统衡量标准。当社会信任、慷慨等指标更强时,团结得分就会增加,而当人们报告对实现有价值目标的能力更有信心时,能动性得分会增加。通过将着眼点扩大到 GDP 增长以外的范围,SAGE 使我们能够重新耦合经济政策和社会福祉。

作为讨论和评估气候政策的新方法,SAGE 模型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过去的一些气候政策没有奏效。例如,传统的碳定价常常无法通过团结测试,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会产生赢家和输家(经济和社会方面),也无法通过能动性测试,因为在此过程中忽略了人民的声音。

例如,黄马甲们的不满之一是,法国城市生活成本高昂迫使许多劳工住在城市以外,有限的公共交通选择迫使他们开车上班。抗议者感到缺乏团结和能动性(因为他们对于居住地和出行方式别无选择)。

只有考虑到人们的社会需求(以及经济和环境需求),我们才能推进可行的政策改革。这让我们回到了 七国集团提议的俱乐部模式。如果实施得当,它可以将社会因素与经济和环境因素结合起来,在过去类似努力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

根据朔尔茨的说法,气候俱乐部将促进“希望推进应对气候变化所需的社会和经济转型的国家之间的合作”。在实践中,结果将是一种伙伴关系,参与者致力于实现雄心勃勃、定义明确的气候目标,以及实现这些目标所需的具体国内措施。

朔尔茨团队承认,历史上碳排放量最多的发达国家,立场与其他国家不同。这些不同便是 “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的能力”—— 1992 年《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核心原则之一。因此,气候俱乐部理解一套共同目标对不同国家提出了不同要求,认为这需要“在工业转型和能力建设方面进行深入合作”。

通过鼓励各国根据其社会经济现实制定气候政策,气候俱乐部能够很好地避免一些导致黄马甲运动的问题。但要取得成功,它必须具有最大的雄心(瞄准 1.5°C 的目标)、最大程度的包容性和最大程度的开放政策路径。正是这种灵活性将帮助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努力,倾听彼此的角度并从中学习。如果俱乐部方案起作用,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产生连锁反应,为战胜气候变化的斗争提供急需的希望。

https://prosyn.org/3w8Fje3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