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与欧洲的绿色联盟

圣地亚哥/圣保罗—12月,全球领导人将齐聚巴黎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预计在这次会议上将产生应对全球变暖的新协定。但是,在巴黎会议召开前,各国首脑和部长将聚会讨论其他各种相关事件。我们参与过无数峰会,可以说,这些其他会议准备合适,并且各国首脑带着诚意与会,巴黎会议成功的前景将会大增。

其中一次会议特别具有决定性:6月10日—11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欧盟和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ELAC)双年峰会。欧洲和拉美及加勒比海的努力为全球最强大的地区级双边气候变化合作伙伴关系打下了基础。两大地区领导人已承诺致力于将全球气温升温幅度限制在2℃以内并在巴黎取得具法律约束力的结果。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欧盟和CELAC各国首脑可以——也应该——构建紧密联盟并利用有利政治条件推进气候议程的进展,授权其谈判代表在12月推动公正、公平、宏大的协定。欧盟和CELAC加起来占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195个签约方的近三分之一和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约20%。欧洲和拉美的气候相关经济成本正在快速上升,因此双方都能从大幅减少排放、增强气候风险抵抗力的全球机制中获益(和节省)良多。

这一目的共识反映在两大地区的政策中。拉美和加勒比地区正在采取统一行动帮助降低全球排放,如果有来自发达国家的资金和技术转移,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比如,巴西大幅减少了亚马逊森林的采伐——这是一项重大进步。智利正在朝2025年新能源发电占比20%的目标前进。而在2012年,墨西哥实施了气候变化法,旨在到2020年降低其基准排放水平30%,到2050年降低50%。

至于欧盟,它正在做出巴黎协定的最强承诺:到2030年将地区内温室气体排放量至少降低到1990年水平的60%。这与欧盟的长期目标——到2050年降低80—95%(也是相对1990年水平)的排放量相符。

欧盟-CELAC峰会也从CELAC内部的外交活动(包括该地区的所有33个国家)中获益。由巴西和智利领导的一项地区措施正在推进CELAC个国家加强对话,构建信任,目标是在联合国气候谈判中形成共同立场。

CELAC强调新全球气候协议应该均衡地对待调整(adaptation)和减少(mitigation)。CELAC将继续致力于将全球升温幅度限制在2℃内,它不但支持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定,还呼吁富裕国家兑现承诺,到2020年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1,000亿美元的气候融资。

没有兑现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减排承诺的富裕国家有愧于地球。CELAC寻求确保透明���和证明各国气候行动合理性的规则,并呼吁发达国家增加技术转移和能力建设以支持CELAC成员国。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国家还可以利用即将到来的布鲁塞尔峰会打消欧盟的疑虑,证明它是可贵的合作伙伴。CALEC可以要求欧洲提高金融流的可预测性,理顺气候和发展目标,特别是减少不平等和贫困、刺激清洁能源和建设可持续城市交通和其他基础设施。

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谈判艰难无比,这我们理解了为何一些欧洲领导人降低了巴黎谈判的预期。不难理解,他们不愿因为支持影响深远的协议而投入太多政治资本。但是,如今两大地区公民都开始日益担心全球变暖,因此不能再犹豫不决了。

欧洲领导人应该果断证明他们有决心在巴黎取得宏大结果,并且欧洲将增加其对CELAC气候行动的支持。泛美开发银行估计,CELAC可以通过新能源资源——包括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轻松满足未来能源需求。事实上,这些资源足以超过2050年预测电力需求22倍以上。欧盟可以在促进可再生能源合作方面起到领导作用,部分可以通过转移适用于热带条件的技术实现,这可以支持CELAC国家降低排放和污染、增加气候变化恢复力、增加就业的努力。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如此加强合作和外交能够带来巨大的红利。在下周的布鲁塞尔所取得的进展将增加CELAC国家的信心,从而鼓励它们在巴黎做出尽可能大的国家贡献——用术语说,叫做“国家确定的意向贡献”。更一般地,它们可以有助于所有各方在棘手问题上走得更近——比如发展阶段不同的国家应该采取怎样规模和范围的措施应对气候变化。

通过构建一个雄心勃勃的联盟——这个联盟可以有所扩大以包括其他组织,比如小岛国家联盟(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和最不发达国家集团(Group of Least-Developed Countries)——欧盟和CELAC各国首脑可以引导促进世界走向低碳、可持续、高恢复力的未来道路的必要条件。从下周的布鲁塞尔开始,我们将敦促他们采取必要的措施实现这一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