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气候变化的难题

哥本哈根—本月早些时候在华盛顿特区的国会燃煤发电厂外举行了一场关于气候变化的示威活动。奇特的场景之一是你可以看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气候学家吉姆·汉森和好莱坞的女演员达瑞尔·汉娜手拉手一起游行。

在这场被称作是世界上针对气候变化采取的最大一次直接抗议行动中,汉森保证他会勇敢地面对逮捕。然而,三年来的最大一次暴风雪削减了人群的数量,让特邀嘉宾法无法前来,也阻止人们采用太阳能电池来点亮抗议广告牌的努力。警方反复告诉人群他们不想逮捕任何不打算被捕的人,结果没人被捕。

尽管如此,抗议者依然宣称这次活动成功了。国会气候行动的网页宣称:“胜利:这是如何阻止全球变暖的途径”。而且,美国国会发言人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确已经号召国会建筑师机构停止在国会燃煤发电厂里使用煤(尽管这发生在集会之前)。但是如果阻止气候变暖是如此这般容易,我和我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愿意为了下一轮的直接行动而去画标语牌。

汉森谴责燃煤发电厂是“死亡工厂”,他坚信煤是有害的,而且这种观点很有市场。不过这明显有错。假设我们明天停止使用燃煤,我们将会发现它依然是生活的重要资源。燃煤发电几乎占了全球电力供应的半壁江山,包括美国所消费的一半电力。燃煤让医院和重点基础设施保持运转,在冬季里提供了热和光,使人们夏天可以享受必不可少的空调。中国和印度的燃煤发电占了发电总量的80%,已经帮助几亿人摆脱了贫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