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l refinery and petroleum storage tanks in Edmonton MyLoupe/UIG via Getty Images

加拿大引领甲烷减排

渥太华/华盛顿—在遏制气候变化方面,二氧化碳吸引了监管者的主要注意力。但长期存在的二氧化碳固然是升温的罪魁祸首之一,并不是唯一的嫌犯。其他只能短期存在的污染源也在威胁着地球,其中最需要监管的莫过于甲烷。

据气候变化政府间委员会的数据,甲烷的吸热作用可以在20年时间里比二氧化碳厉害86倍,它造成了人为引起的变暖的五分之一。如果国际社会要想实现巴黎气候协定的目标——将全球升温幅度限制在前工业化以上2℃以内——那么控制甲烷就必须作为工作重点。但目前的情况是控制甲烷尚未实现全球并进,只有少数国家——其中加拿大是最近的领导者——承诺要管理甲烷。

美国科学院的一份最新报告说甲烷是一个“有趣的”政策问题,因为找不到主因。最近甲烷排放量的升高被归因为一系列原因,包括森林火灾稻田发酵

测量甲烷——包括用今天的红外线摄像机来测量——难度很大。据美国科学院报告,即便是美国也无法有效地测量、监控和解释甲烷问题。但改良测量工具以侦测甲烷源的希望就在眼前,在加利福尼亚的低空飞机测试中——目的是完善测量工具的卫星应用——取得了成功。

即使我们改良了监测甲烷泄露的工具,也必须大力减少甲烷。如果世界能够效仿加拿大和加利福尼亚州在减少甲烷方面的创新,有望实现迅速剧烈地减少甲烷。

三个行业迫切需要监管关注,首先是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据国际能源署数据,改善石油天然气价值链中的甲烷捕获是一个廉价又有效的方法,每年,石油天然气行业要产生7,600万吨甲烷排放,其中大约一半源自很容易堵住的泄露。且甲烷事实上是一种可销售的产品,因此捕获甲烷的净成本可能是零。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其次,农业特别是畜牧业的甲烷排放需要加紧控制。在这里,改善管理也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比如,强制使用厌氧分解池等甲烷捕获装置有助于农民利用牛和猪所产生的甲烷,提供可再生能源资源,取代化石燃料用于发电设备。

最后,各级别政府应该要求捕获和使用填埋和废水处理长所排放的甲烷。实施了新的甲烷测量方法后,国家、城市和公司能够解决可轻松控制的甲烷源,为应对未来更艰巨的挑战奠定基础。

但是,尽管可行方案唾手可得,许多国家仍然对减少甲烷的便捷方法视而不见。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两年前便承诺要采取集体行动降低石油天然气部门的甲烷排放,但迟迟没有取得进展。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免除了能源公司捕获钻井产生的甲烷的责任,而墨西哥只做出了不具约束力的承诺

幸运的是,加拿大没有和它们沆瀣一气。加拿大监管者刚刚发布的新规则将目标定位未来七年降低石油和天然气行业45%的甲烷排放。这些规则也巩固了加拿大在减少甲烷方面的全球领导者地位。

这些规则也有利于加拿大的国家利益。北极预测(Projections for the Arctic)表明,北极地区的变暖速度是世界平均速度的两倍,反射阳光的海冰(reflective sea ice)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消失。如果失去这些将热量反射会太空的冰盾,升温还将加速,导致冻土融化,封存的远古甲烷和二氧化碳将回到大气中。这一循环不但将推高全球气温,还将威胁到加拿大东北部社会的生存。

加拿大也许在落实新甲烷规则方面有着更多的激励。但这些规则是一次促使全球各国和城市重新致力于减少甲烷战略的机会。加拿大将在今年6月主办G7峰会,届时其领导人将有机会推动这一日程;他们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如果世界想要实现巴黎协定的气温目标、减缓变暖速度,那么每一种可能造成地球变暖的气体——而不仅仅是二氧化碳——都必须得到测量和适当的管理。

http://prosyn.org/eNRv4r8/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