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洁净的经济增长

英国首相布莱尔保证由他主持的,将于7月6-8日在苏格兰鹰阁(Gleneagles)举行的G8会议的主题将会围绕着两个最为重要和持久的问题展开—第三世界的贫穷和全球变暖。

长期以来,这两个问题似乎就备受争议。发展中国家不想为了一种全球性的公众利益而牺牲自身的发展也是情有可原,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似乎不愿为此牺牲一点点自己奢侈的生活方式的情况下。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由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哥斯达黎加牵头,一群发展中国家已经提出了一个颇具新意的议案,不仅主动承诺限制温室气体的排放,还表明了以何种能促进自身发展的方式来实现这些承诺。

长久以来,发展中国家就一直为我们提供着至关重要的全球公共利益:维护全球环境资产。他们的雨林是生物多样性的巨大仓库,并且是碳的主要吸收者,能够降低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浓度。

我曾于1990年代中期供职于气候变化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Panel for Climate Change),对关于温室气体排放增长规模的科学证据和随之产生的经济和社会影响进行评估。那时,已经有不容忽视的证据表明一个急需解决的严重问题的存在,而自那以后的数据—如与两极的冰盖快速消融相关的数据—更是强化了这一结论。约有近1/4的温室气体排放产生于土地使用的改变,其中又以采伐森林为主。仅这一项所产生的温室气体量就和美国通过燃烧化石燃料所排放的相当。(美国是全球温室气体的第一大排放国。)

通过保全他们的雨林,热带国家提供了一项难以计价的全球服务,而这种服务却远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但现在,特别是在《京都议定书》的签署之后,我们至少可以确定部分环境服务的价值:碳固定。(也就是说,如果他们没有保全其热带雨林,大气中碳集中的水平会比现在高出许多。)

《京都议定书》还催生了一个进行碳排放交易的新市场,如“欧洲排放交易机制” (ETS)。

生物多样性和气候的稳定性都是全球性的公益。环境保护为全世界带来的益处远远超过开发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样的国家所带来的价值。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想要做正确的事情,为子孙后代保全自然资本。但该国的官员则认为他们目前别无选择。

在京都(由于种种原因)已经铸成大错。虽然各国培植森林的行动可以获得补偿,但他们防止采伐森林的努力却不能得到补偿。因此像巴布亚新几内亚这样的国家如果砍掉他们古老的硬木树林再重新种植也许还更划算。但这样的做法是不符合经济和社会逻辑的。应该有很好的激励机制以鼓励这些国家保全他们的森林资源。(通常会遇到与监测和衡量标准有关的技术性问题,但是运用现代技术这些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至少像ETS这样的市场应该为限制采伐森林所带来的良性结果授予相应的信用。

有人建议等到2012年《议定书》的修正案出台时再应对这一问题。但我们等得起吗?以现在森林消失的速度,仅由巴西和印度尼西亚两国所造成的温室气体集中就会抵消《京都议定书》所带来的排放削减量的近80%。

这项新的雨林动议之所以让人印象深刻就是因为它是由发展中国家自己提出的;它代表了提出国的创造性和社会承诺。发展中国家似乎第一次愿意承担欧洲、日本和其他发达的工业化国家(除美国以外)为了避免一场全球性的灾难而已经承担的那种承诺。

例如,哥斯达黎加的经验已经表明一种环境服务(例如保全自然森林资源)

的支付体系能够既保持环境又支持经济发展。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这些环境服务进行补偿可以成为一种切实增加援助的方式—而同时,也为这些国家提供了适宜的市场激励机制。从全球性的观点来看,利用这些资源的最佳方式是保全森林,这甚至可以通过管理下的砍伐来实现。

这是一项所有国家都能够而且应该支持的计划—在贫国与富国之间,在专注于环境保护的国家和致力于经济增长的国家之间—这项计划能把我们都团结起来。八国峰会的领导人们应该从善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