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ezuelan opposition deputy Julio Borges ERIKA SANTELICES/AFP/Getty Images

携手为委内瑞拉实现带来正义

发自蒂拉纳——由于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灾难日益恶化,该地区及其他地区的政府都在思考如何应对,而或许也是时候让民间社会去创造一些新的行动方式了。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十亿美元价格计划的估算,委内瑞拉1月份的食品价格通胀率达到了117.6%,相当于每年1130000%。与此同时当地货币的汇率正以每年超过700000%的速度贬值,而实际购买力(去年12月时仅够折算为每天1400大卡热量的食物)也进一步下降。今年一月初发表的一项调查估计已经有近400万人离开了这个国家,几乎和叙利亚的难民数量一样多。

美洲和欧洲的政府都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极为错综复杂的局面。如果这个问题仅仅是一个严重违反《美洲国家组织民主宪章》的事件——该组织秘书长路易斯·阿尔马格罗(Luis Almagro)已经完全确认了这一点——那么可以规划一个以月或年为长度的解决方案。但委内瑞拉不仅仅是一个政治问题;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灾难。

眼下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ás Maduro)只能依靠一连串紧急法令和各项权力集于一身的一党专政以及非法成立的制宪议会来进行违宪的统治,在对民选的国民议会视而不见的同时四处查禁反对派政党。但其错误统治影响巨大,如今的委内瑞拉饿殍遍地,医疗卫生系统崩溃,暴力和传染性疾病实际上已经失控。

在这种情况下,以人命计算的时间成本极为高昂,也是我为何会在最近提出一个涉及国际军事援助的政治解决方案以支撑一个由国民议会任命的新政府。以巴西为首的一些拉丁美洲国家迅速发表声明表示不会考虑这一选项。还有一些学者媒体人士也反对这个想法。

但这些人也都没有提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只是寄望于以美国为首的个别制裁或者石油禁运。随着情况不断恶化,所有人都将不得不重新考虑自身的选项,而他们似乎就是无法设计出一个更加容易接受的方案。

民间社会也是时候去采取行动。事实上,针对委内瑞拉所开发的解决方案可能会重塑对其他地区类似危机的反应。

欧娜·哈撒维(Oona Hathaway)和斯科特·夏皮罗(Scott Shapiro)在其优秀著作《国际主义者》(The Internationalists)一书中描述了理想主义的1928年《布里恩 - 凯洛格协定》(Briand-Kellogg Pact)及其继承者是如何大幅度减少征服战争的。它们实现这一点的方式而不是通过军事手段与侵略者对抗,而是拒绝承认后者对侵占地区的主权。然后哈撒维和夏皮罗进一步推论,尽管缺乏集中式的国际执法机制,但是在贸易,环境保护和税收协调等领域的国际合作也都取得了显着的进展。同样,拒绝对流氓行为者给予的认可才是关键。

哈撒维和夏皮罗从古代冰岛对那些违反社会规范的人进行长期流放或短期放逐的传统中得到他们的知识线索。因为生活的核心是社会交往,把人们从他们借以生存发展的网络中割裂出来是一种有力的惩罚——还可以通过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进行。

我们的衣食住行,买卖交通,储蓄借款,旅行上网都得依赖于他人,也需要从他人处获得应有的尊重。无法获取这些链接的生活就形同一个活生生的地狱。

虽然切断这些联系是否有助于遏制可能崛起的暴君及其追随者还有待考察,但这肯定值得一试。

因此还有另一项提议。委内瑞拉的民间社会机构,比如获得国际奖项的刑罚论坛组织(Foro Penal),应该以众筹的方式准备一份精心编撰的政权追随者名录。该名录应包括所有那些滥用国家权力或施行违宪统治来严重侵犯人民权利的人。其中应包括政府部长,选举委员会成员,最高法院以及那些兼任制宪议会成员的人,还有检察总长,国民警卫队和民用军事情报等部门的首脑。

但一个独裁国家所依赖的追随者可不止于此。检察官,普通和军事法庭法官,警察,国民警卫队成员,安全人员和其他捏造指控,虐待囚犯,拖延或否定正义的人也应包括在内。还有那些民兵和查韦斯武装团伙的成员,包括那些恐吓人民,强迫公职人员按照命令投票或采取特别措施否则就予以开除的人。

像“人权观察”这样的可信机构应对名单进行审核以证实信息的准确性,并给予被告申辩的机会。但这不是刑事法庭。这个清单的使用恰恰是因为委内瑞拉的法律实际上赋予执政者的不是限制而是权力。在这种情况下,所有帮助维持该政权的人都应受到惩罚。

由于这份名录是公开的,应鼓励政府,企业和组织去驱逐指定人员,以免损害自身的声誉。利马集团(Lima Group)的12个拉美成员国,美国,加拿大,欧盟等国家和地区都应该拒绝向这类人发放签证和提供本国公司提供的服务。银行,航空公司,信用卡公司,社交媒体公司,连锁酒店,社团俱乐部和其他组织也应参与其中,以避免被视为依赖通过为这些罪犯服务牟利。这份名录应该分阶段(也是随机)公开,让这些追随者们有时间去脱离该政权,令其最终崩溃。

这个策略的目的不是复仇,而是要实施一种去中心化的惩罚方式,极大提升专制政权肆无忌惮地侵犯他人权利的成本,让其无法去打造一个假托“只是服从命令”之名仿佛就免除了道德责任的骨干群体。事实上绝大多数党徒早就把家人送到了国外以让后者免于遭受自身所创造的混乱,因此把这些人的配偶和子女放在名单上会使排斥措施变得特别有效。

在民主国家,我们认为实现正义是政府的责任。但在像委内瑞拉当前的局势下,世界需要有效和廉价的方式来实施实现去中心化的威慑手段。毕竟我们自己才是同胞的守护者啊!

http://prosyn.org/u6vGmsH/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