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公民与赤贫

20年前,国际扶轮社领导的草根运动决定行动。该社为志愿性组织,在200多个国家拥有大约120万会员。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叶,全球每年发生30多万起小儿麻痹症,但是这种疾病在最富裕国家已消除,这些国家已将接种疫苗列入常规程序。扶轮社接受挑战,向公共健康系统比较薄弱或根本不存在的地区的贫困人口提供疫苗。扶轮社人不仅希望减少小儿麻痹症病例数量,而且希望完全消除这种疾病。这一目标的实现如今指日可待了。

扶轮社人并非等待政客们奋起与小儿麻痹症作斗争,而是领导斗争。几年以后,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当时其他一些国际机构和捐助国加入了这一事业,创建了目前支持扶轮社愿景的政府机构与私人组织联盟。到2006年,小儿麻痹症病例总数急剧下降,每年不到3,000例。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完全消除小儿麻痹症为期不远,但依然难以捉摸,因为近年来小儿麻痹症的爆发困扰了一个又一个国家。有些情况下,如尼日利亚北部,社会对疫苗的抵制阻碍了人口接种的覆盖率。小儿麻痹症小范围传播现象在印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继续存在。在其他一些国家,来自小儿麻痹症尚未完全消除地区的旅行者将这种疾病重新引入。罕见的情况下,疫苗本身不起作用,导致感染。

然而,尽管根除最后的病例有困难,诊治小儿麻痹症却由来已久了。更为重要的是,扶轮社率先对小儿麻痹症进行诊治为与赤贫、饥饿和疾病作斗争提供了更为普遍的经验教训。即便政客不领导斗争,忠于职守的个人和志愿性组织依然可能改变世界。关键在于,将大胆的想法与切实可行、功效卓著的技术联系起来,然后将想法和技术通过大规模公民行动推向前进。

同样这些教训适用于《千年发展目标》,这是与贫穷、疾病和饥饿作斗争的目标,世界各组织于2000年通过。《千年发展目标》设想大胆,成效显著。例如,它们呼吁,到2015年,减少1990年世界人口长期营养不良的比例,削减儿童死亡率三分之二。《千年发展目标》还述及产妇分娩死亡、缺乏安全饮用水和疟疾、肺结核和艾滋病等致命疾病问题。

就像小儿麻痹症一样,与饥饿、疾病和缺乏安全饮用水和卫生设施的斗争可以通过切实可行、成效卓著的技术取得进展。确实,这些技术非常有效,能够使目前陷入贫困的家庭永远解脱出来。

想想非洲的饥荒吧。大多数非洲农民在小块土地上耕种,打出的粮食不足以果腹,更别说赚取收入了。问题的根源在于,非洲农民太贫穷,无法获得基本的现代化农用物质—包括高产种子、肥料以及小规模水利管理系统—以便他们能够使粮食和经济作物产量翻一番或两番。

因此,解决的办法并不比小儿麻痹症疫苗更为复杂。如果国际扶轮社这类组织能够帮助非洲农民获得50公斤一袋的适用肥料和10公斤一罐的改良种子,农业产量的增长足以缓解极端饥饿,并帮助农户开始获得一些收入。

这种切实可行的办法可以解决许多赤贫的关键问题。同样,想想疟疾造成的死亡和疾病吧,疟疾可以通过使用蚊帐和抗疟疾药物大幅度减少。抗疟疾蚊帐仅花费5美元,可以使用五年,可供两个孩子睡眠用。因此,每年仅花0.5美元,每个孩子就能得到一顶蚊帐的保护。如果孩子在有蚊帐的情况下还感染了疟疾,花1美元治疗就可以将疟疾治愈。然而,蚊帐和抗疟疾药物均无法送达需要它们的人们手中,因为需要它们的人都太贫穷了。

幸运的是,美国红十字会和其他组织效仿扶轮社,利用私人捐助和志愿者来填补政治领袖们留下的空白。非洲各地的红十字会与其他组织合作,采用扶轮社分发小儿麻痹症疫苗的方式,免费向赤贫家庭分发蚊帐。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该是志愿性组织付出巨大努力通过私人行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的时候了。我们不必等待政客们的行动。在短期内,世界公民可在与疾病、饥饿和贫穷的斗争中取得长足进展。然后政客们就会仿效了。

关键在于实用、大胆,以及最重要的是,家境富裕的人们自愿花时间和金钱,为全世界最贫穷的人们提供切实可行的帮助的承诺—以高产种子肥料、药物、蚊帐、水井和建造校舍和诊所的材料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