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包容性增长依靠城市

巴黎、华盛顿—我们生活在动荡时代,群众对现状的不满与日俱增。群众不满的原因各个国家各不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线索是越来越多的人感到经济被操纵以满足一小撮人的利益。

事实上,经济增长的收益越来越多地流向最高薪群体。在经合组织国家中,收入分布最顶层10%人群要比最底层10%多赚十倍——近30年前只有七倍。2012年,在有可比数据的18个经合组织国家中,最顶层10%拥有50%的家庭总财富,而最底层40%只拥有3%。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当不平等性达到新高度时,我们所有人都要付出代价。在一些经合组织国家,1990—2010年间不平等性加剧造成6—10个百分点的总GDP损失。当最贫困人群无法充分实现潜能时,经济增长就会受到影响。

决策者和政治领导人都在寻找让经济增长更加包容之道,任何方案都必须以城市为核心要素。经合组织国家调查表明,一半人口生活在500,000人以上的城市中,而自2001年以来,城市贡献了60%的总就业和GDP增长。

但是,这一增长不是包容性的:所有经合组织国家的城市收入不平等程度都高于国家平均水平,只有加拿大是例外。在美国,100个最大城市中的95个在大衰退后的五年中就业和经济产出有所增加,但只有20个中位工资有所增加

近几年来,经济进步并未让普通工人境况变好,而由于富裕个体攫取了增长的收益,贫困变得更加集中。据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2000年后美国极端贫困社区数量翻了一番。

这带来了巨大的成本。证据表明,在贫困社区中长大会大幅恶化个人生活前景,即使收入保持不变��而在伦敦和巴尔的摩等大都会地区,相隔数英里的贫穷和富裕社区的预期寿命差距可能高达20多年

城市既是经济机会的集中地,也是经济差异的高发区,我们必须解决城市中的不平等性问题。3月份,经合组织、福特基金会、布鲁金斯学会和其他机构与纽约市长白思豪和其他20个全球城市市长合作发起了城市包容性增长计划(Inclusive Growth in Cities Initiative)。该计划集中了“顶尖市长”制定了一份包容性增长日程,承认市长在创造机会、增加个体和企业生产力方面所起到的关键作用。

在最近的布鲁金斯学会活动上,经合组织秘书长古里亚讨论了城市能够着力降低不平等性的四个方面。这些概念将在11月21日的巴黎会议上进一步探讨,会议将由巴黎市长希达戈(Anne Hidalgo)主持。

首先,城市应该加大职业学校投资,让各个年龄段和背景的人都能学到有销路的技能,从而实现包容性教育系统。比如,亚特兰大市长里德(Kasim Reed)发起了一项由本地创业孵化器、亚特兰大市劳动力发展机构和一所编程学校组成的合作项目,为年轻人提供指导网络,帮助他们发展财务知识和批判性思考能力,同时也教他们写代码。

其次,城市应该确保人人都能就业和创业机会,包括妇女、年轻人、移民和弱势群体。斯托克霍姆在2015年秋至2016年春期间接收了8,000名寻求庇护者,市长万加尔德(Karin Wanngård)正在开发一种新型成人学校。作为全面的融合战略的一部分,新学校将教授参与斯托克霍姆就业市场所必须的语言、文化和技术技能。首尔市长朴元淳正在通过定向金融支持、更公平的交易和转包规则以及非正式工作转正等手段为中小企业打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第三,城市必须确保所有人都能在安全健康的社区获得高质量的平价住房。巴黎市长希达戈实施了“优先认购权”计划,市政府可以收购指定社区中挂牌出售的房产,提供给有可能无家可归的贫困居民。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最后,城市应该确保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包括公共交通、水、能源、垃圾处理和宽带——人人都能轻松获得。在纽约,白思豪的IDNYC计划为所有居民提供免费的市民卡——包括无家可归者、无证移民和刑满释放人员——从而让边缘化群体也可以使用纽约市的资源。

城市包容性增长计划和联合国第三届人居会议等活动有助于逐一解决城市的不平等性加剧问题。我们越多利用地方解决方案应对共同全球问题,所能取得进步也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