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货币危机预言纪

坎布里奇——

希腊危机和西班牙、葡萄牙的债务问题将欧元的内在漏洞暴露无遗。财政担保已无法粉饰太平———更不用说欧盟的口头承诺了。在平稳运行了11年之后,欧元制度的基本问题已显露无疑。

为16个相互独立且迥异的国家设立一种单一货币的努力正濒于失败。转向单一货币意味着各成员国不再能够针对自身经济状况控制货币政策和利率,也意味着各国不再能够根据生产率差异和全球需求趋势的累积效应调整汇率。

此外,单一货币制度还弱化了市场信号,使得财政赤字过度膨胀的国家得不到警告。而当一国的财政赤字过大从而需要增税和削减政府开支时——正如眼下希腊的情况,由此造成的GDP和就业萎缩无法通过货币贬值、增加出口和减少进口来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