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我了解的普京

伦敦——俄罗斯总统普京是否像多数政治领袖一样愿意为自身利益而扭曲真相?或者他还远不止于此,在懒散成性的国内媒体教唆下,依赖不计后果的谎言来治理俄罗斯、与邻国和世界各国打交道。有时要想回答这样的问题,我们不仅需要借鉴自己的耳闻目睹,个人经验也非常必要。

1999年10月我作为欧盟对外事务专员出席欧盟-俄罗斯首脑会议时第一次见到普京。叶利钦总统最后一刻以“身体不适”为由取消了参会计划;而是派新任代总理普京替他出席,普京的所作所为证实了这句话的正确性:你可以把人调离克格勃,但克格勃的印记会伴随这个人一生。

清早起来筹备会议时,欧盟代表团听说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发生爆炸并致数人死亡。普京抵达时,我们向他了解情况。他说他并不清楚,但承诺会在午饭时通报情况。

午餐讨论期间他汇报说爆炸是由经营武器市场的车臣恐怖分子造成的。而此时我们已经知道是俄军进攻导致了这些人死亡;之后又传出俄罗斯发射的一波弹道导弹(很可能是飞毛腿导弹)已经导致超过百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