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穿毛装的习近平

从一九六六发布《五.一六通知》起,文化大革命爆发距今已50周年。中国当局不但没有反省,反而对这个话题严格控制。多数老百姓也将这段历史留在脑后,拥抱市场经济带来的财富。但习近平开展打击贪腐运动,确把红卫兵一代成为今日党的领导人这个话题再次浮现。特别是习近平的政治整肃,又把毛泽东的言行拉出来对应。

一九六六年八月毛泽东发表《炮打司令部》,本是要整肃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因此,他煽动青少年要“敢把皇帝拉下马”,从下而上起来造反,红卫兵便应声而起。不到百天,毛泽东便把党中央高层领导打倒了一片。其中教育界被重点牵连,仅在“红色八月”的就有1700多人被红卫兵殴打致死和被迫自杀。红卫兵的暴力开始从北京往外泛延,全国小学中学大学的校长只要有红卫兵出现,全部被揪斗,竟然无一例外。只是北京的死难者不仅有北师大女附中的卞仲耘校长,还有胡秀正、梁希孔、周学敏、赵炳炎等普通教师和家属。腥风血雨的红八月期间,红卫兵还把十多万北京市民焚物抄家赶出了北京。

一九六七年初,红火了三个多月的红卫兵运动便受挫:因为揪斗走资派轮到他们的父母了。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被打倒关押,妻离子散。苐一批老红卫兵便成了走资派的“狗崽子”。毛泽东又派工人造反派进驻院校,全国实行军事管制,老红卫兵被新造反派取而代之,然后大多数被赶到了农村插队。习近平就经历了这种血腥斗争,经历了政治权力反复更叠和家庭分裂。文革造就了他视权力如生命和好勇斗狠的文革式青年。

毛泽东在他最后定格的文化大革命中,利用政治手腕,反来复去地打倒了身边的政敌和盟友。他本人乃是这出戏的编剧、导演和主角于一身。他几十年推行的全民互相揭发的阶级斗争,彻底推毁亲人之间的情感结盟。不仅红卫兵们六亲不认,整个社会成了互相出卖思想的中介公司。政治与暴力把个人从家庭移出,让国家大我吞掉了个人小我。没有了安全之岛,人人就都成为党的一分子或者奴才。不是无产阶级就是被管治消灭的反动阶级。最终连不是共产党员的平民百姓,也全都按照党的准则活着。恐惧首先使人失去了爱,人就成了野兽。而统治者只有失去爱,才能获得权力。要说毛泽东的成功,就是他造就了党性高于人性的红卫兵,以及丧失人性的革命群众或反革命群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