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rushcheva147_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_putin 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普京不是尼克松

莫斯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似乎认为,通过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月4日在北京签署显而易见的联盟协议,他已经成功实现了相当于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1972年对中国进行的历史性访问。但就像苏联曾经是1972年中美和解的最大输家一样,俄罗斯成为全新普京-习协议的最大输家也非常有可能。

尼克松访问毛泽东是冷战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对冷战走向的影响甚至超过古巴导弹危机。当时,中苏关系局势比世界大多数人,包括多数美国人,所意识到的都要严重得多。

两大共产主义巨人之间的关系在尼基塔·赫鲁晓夫1956年发表“秘密讲话”后就开始大幅倒退,当时赫鲁晓夫在苏共第20届代表大会闭门会议上发表讲话,并在讲话中谴责斯大林。那次演讲,加之赫鲁晓夫更大规模的去斯大林化运动,激怒了毛泽东,毛谴责其为修正主义——可能害怕有一天他也会面临类似的指控。

意识形态和政策领域的差异导致政治关系破裂,最终以1960年的中苏关系破裂而告终。9年后,苏中军队在满洲附近展开了长达7个月的野蛮战斗。这场战争差一点发展成为全面战争。

当尼克松前往中国时,他试图对世界两大共产主义强国间的对抗加以利用。但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都无法预知,他将会取得多么大的成功。在勃列日涅夫停滞不前且刻板乏味的克里姆林宫看来,中国似乎在冷战当中改变了立场

面对着在西方与北约、东方与愤怒中国两线作战的俾斯麦式噩梦,勃列日涅夫很快就接受了基辛格所提出的美苏关系缓和。他甚至签署了赫尔辛基协议,该协议导致西方能以人权为借口来挑战苏联的集权主义。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Digital Only

Subscribe to PS Digital

Access every new PS commentary, our entire On Point suite of subscriber-exclusive content – including Longer Reads, Insider Interviews, Big Picture/Big Question, and Say More – and the full PS archive.

Subscribe Now

值得注意的是,基辛格在这些成就上的功劳比他所反复声称的要小得多;尼克松在1969年就任总统之前就一直呼吁实行对华开放政策。无论如何,普京很有可能认为他成功复制了美国的外交政变。通过加深对华关系,普京似乎认为,他在与西方的斗争中赢得了一个宝贵的盟友。

但中美关系日益疏远已经持续了近十年时间——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加剧了这一趋势,而乔·拜登总统也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缓解这一趋势。在与西方日益激烈的对抗中,是中国希望俄罗斯站在自己这边而不是相反——而且也不是平等伙伴关系。

可以肯定,尽管中国一再重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神圣不可侵犯,但其现在实际上对普京沿乌克兰边境的军事集结持支持态度, 敦促西方认真对待俄罗斯的“安全关切”并重申反对北约东扩。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支持俄罗斯与美国和北约进行任何争斗。

恰恰相反,习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将俄罗斯锁定在对中国的附庸式依赖关系中。而普京则选择直接跳进他的陷阱,认为与习建立伙伴关系将有助于他与西方进行对抗。

对中国而言,还有什么比一个完全隔绝于西方的俄罗斯经济更好的礼物?所有不向西流到欧洲的天然气都可以向东流到能源匮乏的中国。所有西伯利亚的矿产财富俄罗斯都需要西方资本和专业技术才能开采,如果俄罗斯与西方完全隔绝就会全部留给中国,同样如此的还有俄罗斯的大型新基础设施项目。

如果有人质疑习会利用俄罗斯的孤立来自我放纵,那么他只需要看看习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起初,中俄关系似乎充满了温暖。普京在2001年与中国签署了友好条约。而在俄罗斯陷入金融孤立的情况下,中国在2004年下半年提供了价值60亿美元的贷款,从而使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能够融到足够多的资金,收购尤科斯石油公司(2006年普京政府成功导致该公司破产)规模最大的生产项目。

但2005年,在许多人认为与尤科斯贷款直接相关的一次行动中,中国利用其对俄罗斯的影响力迫使克里姆林宫归还了约337平方公里(合130平方英里)的争议领土,以换取中国撤回其他领土主张。但普京似乎忽略了中国领导人和民众将俄罗斯视为一个曾在19世纪窃取中国领土超过其他任何势力的腐败国家。就在两年前,我在从俄罗斯布拉格维申斯克坐渡轮横渡黑龙江前往中国小城黑河时,曾亲眼目睹了他们的不屑态度。当地的中国商人在向俄罗斯人出售廉价手机和仿冒皮草时公开嘲笑他们。

中国既不会因为公开挑战美国、保卫俄罗斯而拿自己的国内繁荣冒险,也不会在普京发动对乌克兰的入侵行动后,用足以抵消西方强大制裁影响力的大规模投资来支撑俄罗斯经济。相反,中国将竭尽全力,让俄罗斯维持与西方的对抗,并借此转移西方对中国自身所造成战略挑战的注意力。这种最低限度的中国援助可能仅够普京留在克里姆林宫,而普京只关心这个。但克里姆林宫的主人却统治着正在被不断放血的俄罗斯经济。

https://prosyn.org/e3BrhM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