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中国的贸易战武器

北京—中国对美出口要比美国对华出口更多。这让美国总统特朗普抓狂——事实上,抓狂到了可能不惜发动贸易战的程度。

特朗普对中国发出了严厉的保护主义威胁。他若想巩固其总统地位,就不可能放弃这些威胁。而随着中共十九大即将于11月在北京召开,中国领导人也不可能屈服于美国的压力。

毫无疑问,贸易战将是两败俱伤。但有理由相信美国会输得更惨。不出意外的话,中国似乎知道可以动用哪些武器。

中国可以停止采购美国飞机,对美国大豆制品实施禁运,甩卖美国国债和其他金融资产等。中国企业可以削减对美国的企业服务的需求,政府也可以说服企业不要买美国货。如今,《财富》500强公司大部分年销售额都来自中国——并且它们已经开始日益不满。

除了是美国的第二重要的贸易伙伴之外,中国还是美国的主要就业岗位提供者。因此,贸易战将让美国损失数百万个就业岗位。比如,如果中国舍弃波音,采购空中客车,美国将失去179,000个就业岗位。减少美国企业服务需求也将让美国失去85,000个就业岗位。大豆生产区——如密苏里州和密西西比州——将因为中国不再进口美国大豆产品而失去大约10%的本地就业岗位。

此外,尽管美国对华出口要小于中国对美出口,但中国控制着全球供应链和生产网络的关键元件。以iPhone为例。中国只提供了4%的增加值,但它以低成本向苹果公司提供核心元件。苹果公司不可能在美国从零开始生产iPhone,因此不得不去寻找替代供应商,从而大大增加其生产成本。这将给中国智能手机企业制造从主要竞争对手手中抢夺市场份额的机会。

如今,80%的全球贸易在国际供应链中进行。贸易成本的下降使企业得以将生产线分散到各个地区,在这个链条中,商品的加工和价值的增加在多个国家实现。如果中国向这条供应链的齿轮中惨一些沙子,就能影响到整个生产网络,对美国造成严重打击(事实上,所有参与这些网络的国家都会受到冲击)。

如果贸易战升级,双方都将建立系统性进口壁垒,这将助推美国的通胀压力,有可能促使美联储更快更大幅地提高利率。再加上令人堪忧的增长前景,美国股市将承受压力,而就业和家庭收入的下降可能导致美国和中国都蒙受巨大的GDP损失。

但是,更有可能的情景是两国在个别部门发生纠纷,特别是钢铁等传统制造业。与此同时,特朗普将继续谴责中国操纵汇率,无视人民币最近受到的贬值压力(这表明人民币此前其实是高估的),更不用说许多政府都出手干预汇率的简单事实了。

日本和瑞士在近几年中都曾大举干预本国货币,美国本身也很有可能加入这一行列,如果强势美元给美国出口造成难以承受的竞争力冲击的话。无论如何,中国可能无从实现世贸组织规则所规定的“市场经济地位”,直到特朗普下台。

中美贸易冲突还将影响到双边投资流。美国可以以国家安全为借口阻止中国的投资。它也可以让政府停止采购华为等中国公司的产品,迫使中国企业和富人收回目前支撑美国资产价格的投资。

高质量的中美双边投资条约可以为美国公司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让它们更容易打入庞大的中国市场。但这些条约的谈判难免会受到挫折,而关于知识产权和网络安全的纠纷将再度兴起。

目前,中国领导人似乎认为他们没有理由屈从于美国的压力。一方面,特朗普似乎更关注其他重点事项,如撤销平价医疗法、改革税收制度、基础设施投资等。

中国领导人认为,即使真的爆发贸易战,也不会维持太久,因为双方都将付出沉重的收入和就业代价。无论如何,美国和中国都无意向热衷于试探对方底线的领导人示弱。

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建立了更少依赖出口、更多依赖国内消费的增长模式。但中国通常需要危机或外部冲击来推动改革。也许特朗普就是这一冲击。尽管其政策从短期来讲不利于中国,但有可能为中国���供取消出口补贴、纠正国内经济的长期扭曲的刺激因素。果真如此的话,中国反倒可以在特朗普时代获得比以往更多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