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超越结构改革

香港—2016年上半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平均为6.7%,这让全球市场舒了一口气。在英国投票退出欧盟的冲击后,中国的GDP数据表明其经济似乎已经摆脱衰退。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安全着陆,确保可持续长期增长所需要的结构再平衡能否成功还远未确定。

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中国政府对于结构改革可谓尽心尽力,知道不能再依靠刺激短期需求来挺增长。今年头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已经下降了2.4个百分点至9%,民营部门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更是只有2.8%。

中央政府的计划是实施供给侧改革以提振生产率、改善市场和政府的运行效率。但是,考虑到中国的规模和多样性——更不用说其深深融入全球经济的状况——在各个地区、部门和社会群体中沟通和实施新政策并不容易。中国要想成功,其决策层可能需要跳出中国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施政习惯。

30年前,邓小平用“放权让利”的口号成功地激励了地方官员、国有企业和后来的民营企业家接受市场化改革。如今,中国可能还需要类似的激励来应对当前的挑战:即解决由不完美官僚体系监管的不完美但却快速扩张的市场所造成的新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