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ewly-built Chinese-funded port in Hambantota Ishara S.KODIKARA/AFP/Getty Images

中国的债权人帝国主义

柏林—本月,斯里兰卡因为无力偿还拖欠中国的巨额债务,正式将位置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Hambantota)港移交给了这个亚洲巨人。这是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其主席习近平称之为“世纪工程”的一次重大成就,也证明了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的效果。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贷款不同,中国的贷款需要具战略重要性的自然资产作抵押,这些资产长期价值很高(即便不具备短期商业自生力)。比如,汉班托塔位于连接欧洲、非洲和中东与亚洲的印度洋航路的咽喉。中国为穷国提供基础设施融资和建设,作为交换,中国要求优先获得它们的自然资产,如矿产和港口等。

此外,斯里兰卡的经历尖锐地说明,中国的融资对于其“伙伴”国家也许是一个“坑”。中国并不提供援助或优惠贷款,而是提供按市场利率计息的巨额项目相关贷款,这些交易没有什么透明度可言,更不用说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了。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最近指出,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旨在定义“其自身的规则和规范”。

为了进一步强化它的地位,中国鼓励中资公司在可能的情况下全额收购战略性港口。去年,一家中国企业以4.36亿美元从囿于现金的希腊手中受收购了地中海的比雷埃夫斯(Piraeus)港,它将成为一带一路计划的欧洲“龙头”。

中国用这种方式施展其金融实力,实乃一石二鸟之计。首先,中国可以通过提振出口解决国内的产能过剩问题。其次,中国希望推进其战略利益,包括扩大外交影响力、确保自然资源、扩大人民币的国际使用,以及获得相对其他强国的优势。

中国的侵略性方针——及其因为拿下了汉班托塔而表现出来的踌躇满志——很有讽刺意义。在于斯里兰卡等小国的关系中,中国复制了欧洲殖民时代对它所使用的伎俩。中国的殖民地时期始于1839—1860年的两次鸦片战争,终于1949年共产党解放全中国,中国人将这段苦涩的时期称为“耻辱的世纪”。

1997年,中国收回了被英国统治了一个多世纪的香港的主权。中国称之为对历史不公的拨乱反正。但在汉班托塔,中国却在推动自己的香港式新殖民主义安排。显然,习近平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的承诺无法与侵略小国的主权撇清关系。

欧洲帝国主义列强用炮舰外交打开新市场和殖民前哨站,中国则用主权债务令其他国家屈服而不必耗费一枪一弹。就像英国出口给中国的鸦片,中国所提供的便利的贷款也能成瘾。而由于中国根据长期战略价值来遴选项目,这些项目的短期回报可能不足以让所在国偿还债务。这就给了中国更大的优势,比如,它可以借此迫使债务国以债换股,从而通过债务奴役俘虏越来越多的国家,以此增加其全球影响力。

汉班托塔港的租期是99年,这也和西方殖民列强当年强迫中国接受的租期相近。1898年,英国从中国手中租借新界,租期99年,从而将香港的土地面积扩大了90%。但99年的租期只不过是给中国的满清统治者留个面子;实际上当时所有的兼并都被认为是永久性的。

如今,中国也在遥远的海外用上了99年租期的帝国主义概念。中国租借汉班托塔港的租约——敲定于今年夏天——包含了一个承诺,即中国免除斯里兰卡11亿美元债务。2015年,一家中资企业以3.8亿美元的价格租借澳大利亚深水港达尔文港99年,那里驻扎着1,000多名美国海军陆战队。

类似地,在向重债国吉布提提供数十亿美元贷款后,今年中国在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小国建立了其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距离美国海军基地——也是美国在非洲唯一的永久性军事设施——只有几英里。陷入债务危机的吉布提别无选择,只能以每年2,000万美元的价格将土地租给中国。中国还利用其对土库曼斯坦的债权确保了基本按中国的要求实现的天然气输气管道。

其他一些国家,从阿根廷到纳米比亚再到老挝,也陷入了中国的债务陷阱,为了避免违约,不得不面临痛苦的抉择。肯尼亚高企的对华债务有可能让其繁忙东非门户——蒙巴萨港沦为下一个汉班托塔。

这些案例应该让人们警觉,一带一路计划本质上是一项帝国主义工程,它的目的是建立那个神话中的中央王国。陷入对华债务陷阱的国家,有可能最宝贵的自然资产和主权都无法保全。新帝国主义巨人天鹅绒手套里包着的是铁拳——扼杀小国自生能力的铁拳。

http://prosyn.org/43jgQOj/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