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演化中的中国合约网络

发自香港——经济学家阿克塞尔·莱琼霍夫德(Axel Leijonhufvud)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将市场体系定义为一个合约网络。由于合约之间彼此关联,一份合同的违约可能影响一系列承诺的兑现,如雪崩一般不断扩大,进而“破坏市场体系正常运转所需要的整个正式与非正式合约的网络系统”。国家的作用正是保护、强制执行并规范这些合约以及相关的财产权利,并适时干预以防系统性失灵。

主流经济学家往往将合约网络系统视作理所当然的,以至于几乎对其视而不见。合约网络界定了市场体系内的正式与非正式规则,同时塑造并约束了个人及社会行为。因此,可以说合约网络是构造人类所有制度的基础材料。

发达经济体有着非常复杂的合约网络,例如金融衍生产品。莱琼霍夫德指出,应对当前的欧洲危机需要关注三重问题的相互叠加:“杠杆率”、“期限错配”与“网络拓扑”,也就是“其联通性与关键节点的存在导致其“太大而不能倒”。这是因为“合约网络已经出现了严重失调”。坚持履行所有合约,将会“引发绝大部分合约网络的崩溃”以及“严重的经济灾难以及无法估量的社会与政治后果。”

相比之下,像中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合约网络尚没有那么成熟。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尤其是通过参与国际贸易,新兴市场国家也会发展出越来越复杂的合约网络及系统性的关联结构。当中国处于计划经济时代,大部分合约发生在个人与国家层面;过去三十年间,随着市场化进程,越来越复杂成熟的市场合约出现或再次浮现。事实上, 中国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重要的调整与进展就是在公有制企业中广泛使用市场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