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危险的小人物

自从皮埃尔·德·顾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重新缔造奥运会后,奥林匹克就一直受到政治化的困扰。首届奥运会于1896年在雅典举办,目的是为让仍然占据希腊北部的土耳其人感到难堪。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庆祝了纳粹思想的胜利。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则开启了南韩的民主化之门。

今年夏天北京奥运会的政治色彩丝毫未减,但它会步柏林还是汉城的后尘?它将标志着独裁政权的神化还是其寿终正寝的开始?

许多乐观的中国观察家常常因与共产党政权的亲密关系而缄口不言,而把赌注押在了从专制向开放社会的温和过渡。但最近发生的事件并不支持如此善意的说明。从年初开始,镇压人权积极分子、律师和博客写手的力度要比过去严厉得多。

遭受牢狱之灾甚至更为可怕厄运的持不同政见民主人士的确切数量并不为人所知。没有办法为不为人知的受害者伸张正义,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些人被判处死刑或者枪决。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未经审判就被送往“改造中心”。由于缺乏可靠的统计数据,就让我们把目光集中在中国民主运动的两位代表人物身上:他们是胡佳和陈光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