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国的负担By Ian Buruma

中国官员对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天安门事件20周年)显然非常警惕。今年三月,我正在四川成都,那里生活着许多西藏人。就连对纪念日一无所知的外国旅游者都在街上被警察拦住查找叛乱迹象。色彩斑斓的藏区被警戒线隔离开来。那里不仅不允许拍照,甚至连穿行都十分困难。

而中国媒体则在纪念日当天刊登热情洋溢的评论描述西藏人摆脱数百年封建农奴制度的喜悦。如果按照 《中国日报》 的说法,“解放前”的西藏简直是一个人间地狱,而西藏人现在则因为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充满了兴奋和感激。

有些人可能的确如此。但也有许多人不是这样。可如果中国的宣传攻势把西藏的过去描绘得过于黑暗,同情西藏事业的西方人则常常显得太过感情用事。

达赖喇嘛的个人魅力以及超越精神智慧的喜马拉雅气质,描绘了一幅神秘、智慧、热爱和平的人们被野蛮帝国镇压的漫画。但许多受过教育的西藏人曾经在20世纪50年代欢迎中国共产党也不为无因。藏传佛教被视为守旧和暴虐的象征也绝不是无缘无故。而中国共产党则承诺实现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