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负担By Ian Buruma

中国官员对这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天安门事件20周年)显然非常警惕。今年三月,我正在四川成都,那里生活着许多西藏人。就连对纪念日一无所知的外国旅游者都在街上被警察拦住查找叛乱迹象。色彩斑斓的藏区被警戒线隔离开来。那里不仅不允许拍照,甚至连穿行都十分困难。

而中国媒体则在纪念日当天刊登热情洋溢的评论描述西藏人摆脱数百年封建农奴制度的喜悦。如果按照 《中国日报》 的说法,“解放前”的西藏简直是一个人间地狱,而西藏人现在则因为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充满了兴奋和感激。

有些人可能的确如此。但也有许多人不是这样。可如果中国的宣传攻势把西藏的过去描绘得过于黑暗,同情西藏事业的西方人则常常显得太过感情用事。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PYXinaA/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