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eichengreen134_Ryan PyleCorbis via Getty Images_chinamanbuildinghallway Ryan Pyle/Corbis via Getty Images

中国是否会面临期望上升引起的革命?

苏黎世—十多年来,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占四分之一或更多。问题是,在目前艰难的经济形势下,中国能否保持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

预言中国经济增长可能放缓的专家们,经常提及对中等收入陷阱(middle-income trap)的担忧。他们警告称,中国既然已经不再贫穷,经济增长率就会下降,就像在所有(除少数几个)收入水平相同的国家所发生的一样。他们观察到,如果不能再仅靠蛮干积累资本,经济增长会更加困难。这个阶段的经济增长必须以创新为基础,而这在一个仍由政府主导的经济体中是难以实现的。

另一个问题是企业沉重的债务负担。收入下降可能会导致其中许多债务难以为继。不管之后的结果是大量违约,还是一连串将债务负担转移给政府的援助计划,这都将削弱中国的财力,从而使投资者信心下降。

除此之外,中国还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因此需要将投资从工业生产转向社会服务。由于服务业生产率长期滞后,这将意味着经济增长放缓。

最后一个担忧是,中国与美国之间可能会全面爆发贸易战。我们目前听到很多关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的讨论。但如果说我们对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有什么了解的话,那就是他是个“关税狂人(tariff man)”。如今面对日益严峻的弹劾调查,他将试图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像任何在国内遇到抵抗的独裁者一样,他会把焦点转移到国外对手身上,并以此获得支持。这意味着,任何“第一阶段”协议充其量只是暂时的。

然而,这些常见的猜测中没有提到的,但却是最令人担忧的情况是:民众动乱。怀疑者认为,中国不太可能出现对其政权及政策的大规模抗议。中共中央政治局(Politburo)仍在持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同时其安全机关也令人生畏。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但想想其他地方的情况。在法国,黄背心(the Yellow Vests)抗议最直接的原因是油价上涨,但更广泛的原因是人们认为缺乏经济机会。在厄瓜多尔,反紧缩(anti-austerity)抗议从根本上反映了对总统列宁·莫雷诺(Lenín Moreno)政府的反对,体现了学生、工会和原住民对政府与民众脱节的批评。智利的抗议活动是由地铁票价上涨引起的,但关注的也是不平等、教育体系和养老金问题。当然,与中国关系最大的是香港地区的抗议,这场由大陆的政治干预引发的抗议运动,现在针对的是香港高得令人望而却步的房价。

这些抗议运动是期望上升引起的革命。与其说这些是对生活质量下降的抗议,不如说是对政府未能兑现承诺的抗议。

这样的抗议是自发的,可能是由一些小事引起的,比如油价上涨或地铁票价上涨。但是,正因为这些小事表明了政府漠视、甚至无视公众关注的问题,它们才演变成了更大规模的抗议运动。这些运动没有明确的领导,依靠社交媒体发展,这不仅让政府很难加以阻止,也使得这些运动以不可预测、甚至暴力的方式演变。

至少在官方媒体和互联网审查许可的范围内,中国内地人士正密切关注香港的事态发展。尽管一些人认为香港抗议是对他们民族自豪感的侮辱,但其他人似乎有着不同的结论。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那些在示威期间到访香港,从而接触过香港抗议的人,更有可能在网上参与讨论具有政治争议性的问题。

这并不是说中国人就没有怨气。他们也抱怨地区不平等,尤其是生活在西部贫困地区的人。如果他们在毗邻城市发展的土地上耕作,他们也会担心产权问题。而“蚁族(Ant Tribe)”们(刚毕业的大学生,找不到与其学历相符的工作,只能蜗居在地下小屋里)自然会担心社会流动性。

除此之外,还有更多人会担忧房价。这种担忧在中国的一线城市尤其明显。香港的房价收入比已经高达49。中国的房价收入比为30,但也没有好多少:在有数据记录的95个国家中,中国位列第五。

人们同样关注医疗保健和其他社会服务的质量。尽管中国在全球人均收入列表上的排名正迅速上升,但在世界婴儿死亡率列表上的排名仍低得惊人,仅为第122位。

如果民众动乱真的在未来某个时候爆发,外国投资者将会迅速撤出中国市场。随着资本流向更安全的避风港,中国当局将不得不加强资本管制。中国将被迫搁置金融开放计划和人民币国际化梦想。

最重要的是,民众动乱将导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受损。经济疲软将会让民众的更多期望落空,并让更多人质疑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支持。

https://prosyn.org/qsd945N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