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减煤

香港—在限制全球变暖的斗争中,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那样重要。中国严重依赖煤炭,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的30%。幸运的是,中国正在改善环境记录。但它做得足够了吗?

如果中国智能追求一个目标,那就是减少对煤炭能源的依赖。中国人口占全球的六分之一,但却消费了全球近二分之一的煤炭。如果中国不降低这一比例并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那么遏制全球变暖就无从实现。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好消息是去年中国煤炭使用量略有下降——预计这一趋势将会持续。能源经济学和金融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Energy Economics and Financial Analysis)估算,中国煤电比例将从2014年的72.5%下降到2020年的60%。去年的煤炭使用量下降也许只是技术上的波动,但预计中国煤炭消费量很快就会见顶——有可能就在明年。

这意味着二氧化碳排放量——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排放的最大成分——也将开始下降,使中国兑现其在去年11月与美国达成的标志性气候协议中所做的排放量在2030年左右达到最高峰的承诺。事实上,如果中国领导人采取果断行动,排放高峰还会来的更快一些,在21世纪20年代初就能达到。

随着中国煤炭用量的下降,其可再生能源部门正在快速成长。去年中国将900亿美元巨资投于可再生能源——远远高于第二大投资国美国的520亿美元。如今,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的风电基地,其太阳能发电能力也仅次于德国。自世纪之交崛起以来,中国的风能和太阳能公司已跻身全球规模最大、效率最高的行列。

中国政府推进可再生能源部分是因为来自中国中产阶级的压力日益增加。他们对污染感到日益不满。事实上,如今环境是中国的一个热点话题,纪录片《穹顶之下》即时明证。该片以批判的角度讲述了空气污染和中国煤炭和石化公司在其中所起的“作用”。该片在2月底发布,时间恰逢每年一度的人大会议,自发布以来观看人数已超过3亿。

这部103分钟长的影片由著名记者柴静制作,突出强调了严重的雾霾对中国生产率最高城市所在成的健康威胁。影片以柴静一出生就被诊断出良性肿瘤的女儿开头。尽管柴静从未将女儿的肿瘤与空气污染直接联系起来,但《穹顶之下》仍传达的引人注目的信息。

《穹顶之下》引起了极大的热议。该片甚至得到了即将上任的环保部长陈吉宁的支持,他将该片与蕾切尔·卡尔森(Rachel Carson)的名著《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相提并论。尽管反响如此热烈——或许正因如此——《穹顶之下》以及相关评论已被中国媒体禁播

但是,尽管政府也许不愿吸引注意力集中至环境问题,但显然也在采取措施解决环境问题。中国政府投资让全球可再生能源价格有所下降。哈佛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者指出,理论上,到2030年风能就可以以煤电的价格生产出中国的所有电力。

尽管如此,中国应该加大行动力度。当局的重点不但应该包括生产可再生能源,还应该包括改进现有体系的能源效率。目前,中国经济的能源密集程度大约是美国的三倍(而美国本身的能源效率并不十分出色)。

随着可再生能源相对于化石燃料的成本竞争力的增加以及能源消费效率的提高,中国将能够更好地降低排放而不破坏经济增长。根据清华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中国能源和气候项目(China Energy & Climate Project)的一项最新研究,碳税(特别是煤炭碳税)与继续支持可再生能源双管齐下可以让中国在21世纪20年代早期或中期达到碳排放高峰。

这一结果大大有利于全球减排。事实上国际能源署的新数据表明,2014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没有增加,这表明减轻气候变化的努力可能正在产生比以往所认为的更大的效果。这一点尤其令人瞩目,因为最近的排放停止增长与过去40年中所发生过的三次不同,它是在经济扩张仍能达到相当出色的3%的年率的情况下实现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随着温室气体排放与经济增长的脱钩,世界成功遏制气候变化的机会大大增加了。国际能源署首席经济学家(以及未来主任)法蒂赫·毕罗尔(Fatih Birol)指出,这一发展趋势“给了准备在12月的巴黎达成全球气候协定的谈判者急需的动力。”

中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其最近在减少排放方面所取得的进步表明,在政府政策、公司计划和公共压力的正确组合下,哪怕是污染程度最大最严重的国家也可以让经济变得干净,并助力遏制全球变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