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中国需要新的大战略

加利福尼亚州克拉伦——1991年12月冷战结束,苏联解体。2016年11月后冷战时期结束,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选举。

不可能预测特朗普时代将带来什么,尤其因为特朗普自身反复无常的个性。但有些后果已经显而易见。在短短几周内,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就已经彻底改写了支撑中国后冷战时期大战略的关键假设。

假设之一是意识形态。1989年西方自由民主制度表面上的胜利赋予了这套体系某种主导地位。因此,它被认为对中国共产党(CCP)的生存构成威胁。

在经济领域,中国预料西方会在经济全球化领域继续占据领导地位。因此中国政府与西方建立了密切的商业联系——上述关系支撑了中国的经济增长与发展,加强中国共产党在国内的地位并奠定中国在海外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