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从依赖债务推增长转向依靠净股权资产创增值

香港— 诸多最新评论警告中国债务激增,从2008年占GDP的148%增加到2015年三季度末的249%。许多人焦虑地指出,中国债务已经堪与欧盟(占GDP的270%)和美国(占GDP的248%)相当。他们的担忧正确吗?

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但尽管观察家们的担心并非完全毫无根据,敲响系统风险警报仍为时尚早。最新的汇丰银行报告指出,近期中国债务的迅速积累主要集中在公司和地方政府层面,整体情况并不像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危险。

首先,中国有非常高的储蓄率——在过去十年中超过45%,远远高于发达经济体——这使得它能够维持较高的债务水平。此外,中国银行系统仍是家庭部门储蓄的主要渠道,这意味着这些储蓄通过银行贷款支持公司投资,而不是用于股权融资(股权融资只占净投资的5%左右)。事实上,债务占GDP之比的上升有相当部分可归因于中国股权资本市场的相对不发达。

考虑这些因素后,中国总体债务水平并未高得反常。尽管债务或许是产能过剩和生产率低下的中国公司的大问题,但快速成长的有效率部门和地区往往没有太多的麻烦。更一般地讲,中国最近在提高劳动生产率方面、鼓励技术创新和改善主要城市服务质量方面取得了显著进展,尽管中小型民营企业仍然面临严重的金融抑制和融资渠道不畅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