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中日敌意的根源

发自波士顿——最近一直困扰着中国的反日游行只不过是中国民族主义强势崛起的一个标志而已。在中国知识分子群体中缓慢酝酿了一个世纪之后,民族情绪已经在过去二十年经济繁荣中占据并重新定义了中国人的意识。这种群众性民族意识将中国这个庞然大物推向了全球竞争,去争夺一个与该国庞大实力以及国人对本国在世界上应有位置的概念相符的国际地位。

迅速,明显且无法避免地,中国崛起了。事实上,在后人的记忆中我们这个时代将是一个新全球秩序诞生的年代,而中国则是其中的掌舵人。

竞争性的民族意识——那种认定个人的尊严是与其“人民”的威望不可分割的观念——在1895至1905年间进入了中国精英群体的思维。1895年中国被日本击败,而这个侵略者原本只是一个被中国人蔑称为“倭”的小国。虽然当时已经习惯于被贪婪的西方列强巧取豪夺,但中国依然自信地认为这些不过是些弹丸小国。然而来自日本这个原本被认为是自家后院里一颗微尘的进攻则将这种自信彻底粉碎,并被认为是一个令人震惊且无法忍受的屈辱。

日本在1905年对“大白熊”俄国的胜利修复了中国的自尊心。在中国看来,俄国是一个令人生畏的欧洲强权,连西方列国都对其望而生畏。而俄国被击败的事实则被视为东方挑战西方的成功范例,在中国知识分子心目中日本就是中国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