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n Prime Minister Malcolm Turnbull  and Donald Trump 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南方”的特朗普主义

悉尼—三十年前,我的一位担任负责非洲和亚洲的事务的英国政府阁臣同事,在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倒置的世界地图。他将当时所谓的第三世界放在最上面,说这样做能增进他对这些国家的问题和前景的理解。但对英国来说,真正的“南方”——那个你绕过半个地球才能到达的国家——是澳大利亚。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学生们常常会学到,如果你往地下打一个垂直的隧洞,最后就能从澳大利亚钻出来。他们的季节和我们的相反,日子也是——最好的例子就是,一大早我们能听到来自布里斯班或阿德莱德的板球评论。当英国人沉睡时,澳大利亚人在阳光下游戏。

澳大利亚是一个美丽繁荣的国度,有着宏伟的景观和漂亮的城市,最著名的是悉尼和墨尔本。他是一个喧闹的民主国家,十分尊重法治,社会自由而开放,为来自全世界的移民和难民提供避风港。当然,它对待土著居民的方式毫无疑问很有问题,但它有勇气和成熟的风度承认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

但这个令人敬仰的国家现在面临着生存威胁。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关系日益紧张,而其政治动态也变得越来越复杂和危险。

几十年来,澳大利亚一直与美国保持密切的关系,包括在安全方面。但特朗普总统上台一年来,不但挑战了与许多美国传统盟友之间的关系;还积极地破坏了由美国本身带头主导和鼎力维持的全球和地区合作体系。他撤销前几任总统好不容易在构建关系和达成互惠协议方面所取得的进步,比如伊朗核协议、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和巴黎气候协定等。

与特朗普宣称的他的政策将“让美国再次伟大”相反,他让美国在世界上的作用极大地退缩了。长期盟友很遗憾地看到,它们所长期敬仰的美国,被一个不诚实、不可靠的外交“纵火犯”所领导。

这对于澳大利亚来说是坏消息,它当然希望与和自己具有共同民主价值观和利益的地区力量构建更加强大的关系,包括印度、日本和美国等。这一联盟不是为了遏制中国,而是为了确保中国不会滥用权力和煽动地区紧张和动荡。

在没有可靠的地区制衡力量的情况下,中国恰恰表现出这一急切意图。和特朗普一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一反前任的政策,包括邓小平所推行的某些市场经济改革。习近平培养了一种毛泽东式的个人崇拜,宣称现在是让中国再次伟大的良机。

因此,外交政策的克制被抛在了一边,而习近平也让中共重新掌控了经济。自由企业再一次被公共部门所压制。“共产主义统一战线”势不可挡。

自1917年十月革命以来,所有共产主义政权都用“统一战线”来扩大党在国内和国外的权力,形式或隐晦或张扬,但卑劣则一。今天的中国统一战线也不例外,而澳大利亚就是被它针对的目标之一。

澳大利亚和中国有着紧密的经济联系,后者向前者购买大量矿产和农作物。中国则向澳大利亚输出资金和人,包括商界和学界。大部分在澳华人——其中一些将新家园视为逃离压迫和腐败的避难所——成为有着骄傲中国遗产的铁杆澳大利亚人。

但一些在澳华人成为中国的列宁主义(而非真正的共产主义)独裁的排头兵,受中国外交官和一些商人的操纵。外交政策的制定和反对政府的选票动员中都可以见到他们的活动的影响。

如今,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政府已经对这些活动有所反应,立法禁止外国(包括某些慈善机构)捐助政党和活动组织,并要求为外国利益效命的前政客、游说者和高管若想继续参与澳大利亚政治,都必须进行注册。这一动作显然是为了阻止外国——具体而言,就是中国——干预澳大利亚的民主生活。

特恩布尔镇压外国势力干预国内政治的措施是巩固澳大利亚在全球南方的地位的果断之举。特恩布尔明确表示,这个国家准备和中国交朋友,但不容胁迫和操纵。

民主国家统一阵线显然有助于实现这些目标。但是,特朗普的滑稽动作非但无法支持澳大利亚,实际上还会掣肘特恩布尔的努力。和其他许多传统盟国一样,澳大利亚显然也向往着有一天特朗普——及其原始的、适得其反的民族主义——不再会伤害他自己的国家和其他国家。

http://prosyn.org/PmvNGXG/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