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中印关系中的达赖因素

新德里—印度与中国的关系在近几年里打得火热。但最近两国关系遭遇一股寒流,中国领导人震怒于达赖喇嘛访问印度东北部的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认为该邦属于中国领土。4月8日,在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声中间,达赖喇嘛在边陲小镇达旺历史悠久的庙宇中向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众发表了演说。达旺是三百多年前六世达赖的诞生地。

印度和中国对于达赖喇嘛和阿鲁纳恰尔邦的看法截然不同。从印度的角度看,达赖喇嘛是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因此有权利在达旺的藏传佛教名寺向信众布道。并且因为阿鲁纳恰尔是印度联盟的一个邦,因此印度完全可以独自做出这个决定。

但中国认为阿鲁纳恰尔邦实际上并不是印度的。诚然,在官方上它属于印度,但这只是因为麦克马洪线的存在,而这条由英帝国主义在1911年划定的边境线中国并不承认(尽管中国根据这条线确定了它与缅甸的边境)。中国政府将阿鲁纳恰尔称为藏南。

中国表示,无论如何达赖喇嘛都不是精神领袖,只是政治领袖。而由于他支持西藏自治(中国官员怒称其为“分裂分子”),因此他访问敏感边境地区被视为故意挑衅。

按照中国发言人的说法,允许达赖喇嘛访问阿鲁纳恰尔邦将伤害双边关系,印度要“对后果负责”。中国还召见印度驻华大使顾凯杰(Vijay Gokhale)正式表示抗议。

至于印度,它采取了调解方针。外交部长先是试图安抚中国,说“对于达赖喇嘛的宗教和精神活动,不应加上其他色彩。”在中国的反对升级后,总理莫迪的政府重申其尊重“一个中国”政策,敦促中国政府不要制造“人为争议”。

但中国并未就此干休。相反,达赖抵达阿鲁纳恰尔邦时,中国官方媒体宣称中国可能“被迫采取严厉手段”。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英文版报纸《环球时报》立场尤其强硬。它指出,中国GDP“数倍于印度”,中国军力“可以直达印度洋”——更不用说中国临近克什米尔争议地带的地理位置——然后发出了“中国和印度玩地缘政治”谁会赢的问题。

同一篇《环球时报》社论还强调,达赖此次访问阿鲁纳恰尔邦与他此前的六次访问——最近一次是在2009年——有所不同,因为这次他系印度内政部长里吉朱(Kiren Rijiju)邀请并陪同访问。印度认为,身为阿鲁纳恰尔政客的里吉朱出席重大精神场合没有什么反常之处。在民主国家,此类与广受欢迎的宗教人物共同现身的公共事件稀松平常,政客京城通过出席这些场合来获得他们所吸引的注意力。

但中国更愿意将里吉朱的出席视为此事实质已成政治事件的证据,指出印度利用此次访问“作为向中国施压的外交工具。”其本质,《环球时报》强调,是达赖喇嘛“是中国外交活动中的一个高度政治化的象征”,一个国家如何对待达赖喇嘛将影响到它与中国的“全面关系”。

但是,显然中国必须承认,近几年来它并没有让印度政府感到有理由需要安抚它的敏感性。事实上,对莫迪的一系列示好举动,中国的反应令印度难堪。

比如,2014年莫迪不但欢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他生日这天访问他的家乡艾哈迈达巴德(Ahmedabad);还在习近平的这次访问期间解除了此前印度政府对中国在港口和通讯等敏感经济部门投资的限制。中国军人悍然穿越查谟和克什米尔的拉达克地区中印争议地带,在印度宣称拥有主权的领土上安营扎寨。

这场小型危机后,又发生了一系列政策倒退,这表明中国在诸多问题上丝毫不顾印度的敏感性。中国反对印度要求成为核供给集团(Nuclear Suppliers Group)的动议(美国强烈支持)。中国否决印度要求将穆罕默德军(巴基斯坦恐怖组织)首脑马苏德·阿扎尔(Masood Azhar)列入联合国安理会黑名单的要求,尽管其他14个成员都表示支持。

中国还建立了一个穿越巴基���坦控制的克什米尔地区的“中巴经济走廊”。中国本身亦承认克什米尔属于争议地区,但其政府完全无视印度对侵犯其主权的抗议。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如何期望印度尊重它的敏感性?但中国的傲慢姿态并不新鲜。事实上,它对于达赖喇嘛访问阿鲁纳恰尔邦的反应与它在南海的行为是一贯的,在南海,中国坚持领海应该根据其“九段线”划定。

中国在提出这样的要求时总是期望其他国家予以满足,就像杜特尔特治下的菲律宾一样。而中国的行为也表明,对于不满足它的要求的国家,如日本和越南,它会让事情升级。

但印度要比中国的其他地区内邻国更加庞大,立场也更坚定。中国领导人不应该继续抓住达赖访问阿鲁纳恰尔邦的事件做文章,让冲突升级,而是应该冷静下来,让昨天的新闻大事化小。如果中国不这么做,反而继续威胁,很有可能会发现印度手里也是有牌可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