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ei56_Miguel Candel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_xijinpinghongkongprotestmasks Miguel Candela/SOPA Images/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中国在香港的危险结局

克莱蒙特,加利福尼亚—香港迅速升级的暴力看上去已经够可怕的了,但情况可能还会进一步急转直下。刚刚结束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表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计划不惜一切代价收紧对前英国殖民地的控制。他应该做好准备付出巨额的代价。

公报包括两项令人不安的承诺。首先,中国中央政府将“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基本法是定义香港地位的迷你宪法。其次,中央政府将在两个特别行政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四中全会闭幕几天后,中共控制香港的计划变得更加清晰了。它公布了中央委员会通过的决议全文。中国中央政府准备改变任命香港首席行政长官和重要官员的程序,改革中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的治理机制。此外,中国将支持加强香港执法能力,确保香港政府颁布立法加强国家安全。它还将深化香港与大陆的经济一体化,扩大“教育”项目,培养“国民意识和爱国精神”,特别是在公务员和年轻人中间。

尽管计划的具体细节还有待观察,但很显然中国领导人准备使现有的基本法成一纸空文,对重要官员的任命实施更加直接的控制,削弱或取消香港的司法独立,抑制公民自由,镇压政治异见,包括采取意识形态改造。换句话说,中国领导人已经事实上决定抛弃邓小平所承诺的在1997年在香港回归中国后保持五十年的“一国两制”模式。

中国领导人必须知道,他们将受到强大的抵抗。一些前期的动作将发生在北京,但该计划最实质性的措施需要在香港实行。如果说持续不断的示威说明了什么的话,那就是香港人民不会不战而屈。

事实上,中国此前便曾经试图让香港立法会通过国家安全立法,但超过五十万香港居民走上街头抗议示威,迫使政府收回成命。类似地,2012年中国试图在香港实行“爱国主义教育”,改编历史教科书,结果引起了家长和学生的反弹,迫使政府屈服。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如果中共试图全面控制香港,就有可能爆发更大规模的示威和更多的暴力。香港将进一步陷入混乱,变得不可治理。但这也许正是中国领导人想要的:派出安全部队直接掌控香港有了借口。如此,四中全会将标志着我们所熟知的香港的末日的开始。

习近平和中共似乎没有理解这一方针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毕竟,随着各国重新确定它们与新香港的关系,中国有可能失去进入全球金融体系的渠道。

目前,美国众议院已经通过一项法案,如果参议院也获得通过,该法案将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评估香港是否足够自治以获得美国法律所规定的特殊贸易地位。随着中国中央政府践踏香港的权利,更多西方民主国家—包括那些不太愿意支持美国总统遏华政策的国家—将有可能支持全面经济制裁。

显然,这对于习近平和中共来说是一个灾难性的发展趋势,他们的合法性依赖于持续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但在一个最高领导层容不下异见的国家,也很少有人能够阻止坏决策

两年前,习近平宣布,在2049年人民共和国庆祝成立一百周年之际,它将成为“伟大的现代社会主义国家”,拥有发达的经济。四中全会公报也重申了这一目标。但如果中国中央政府对其香港义务食言,这一目标也将成为遥远的梦。

https://prosyn.org/mXEQrarzh;
  1. op_dervis1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_PutinXiJinpingshakehands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Cronies Everywhere

    Kemal Derviş

    Three recent books demonstrate that there are as many differences between crony-capitalist systems as there are similarities. And while deep-seated corruption is usually associated with autocracies like modern-day Russia, democracies have no reason to assume that they are immune.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