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国一制

斯德哥尔摩——7月1日是在“一国两制”模式下,英国向中国交还香港20周年纪念日。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笼罩着官方纪念活动:香港回归是否真的值得庆祝?

如果你询问一国两制模式的设计师邓小平香港回归20周年纪念日应当是什么样子,他可能会说香港居民会为了繁荣和自由而举杯庆贺。中国领导人将表现出他们的信誉和执政能力,并最终让那些曾经质疑中国共产党及其对香港承诺诚意的唱反调者闭上嘴巴。

但现实却是截然不同的。今天,1997年在香港曾经不可思议的场景——大规模反华游行、反共激进分子被选进立法会、公开呼吁独立——已经变得屡见不鲜。

可以肯定,1997年来,香港一直承受着包括中国崛起、全球化、高度不平等以及房价飞涨等巨大经济力量的冲击,在损害这座城市竞争力的同时加重了社会的不满情绪。但尽管不利的社会经济因素加剧了民众的失望,但已经成为香港生活现实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从本质上说是以香港民众权利为核心的政治抗议。

在这样的背景下,恐怕没有多少人会说“一国两制”取得了成功。事实上,这种模式可能从一开始就注定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因为有几个致命缺陷存在于这种模式的结构当中。

首先,中国尊重香港民众民主权利的承诺故意含糊不清。即使是为1997年移交奠定基础的英中两国政府于1984年签署的联合声明也仅仅提供了某种不严谨的承诺,即特首将由中国方面“以当地进行的选举或协商结果为基础”进行任命。

不仅如此,有权执行联合声明条款、更不要说香港称之为基本法的迷你宪法的唯一一方是北京中央政府。结果是中国领导人可以在不受惩罚的情况下不履行承诺精神甚至哪怕是其中的明确规定。香港民众,尤其是年轻人,目前的激进态势反应了改变现状的愿望,他们希望中方为不履行“自治”承诺和用镇压来回应不同意见付出代价。

“一国两制”注定难以成功还因为另外一个特点,那就是中国利用裙带资本家来统治香港的有意决策。虽然颇具讽刺意味,但中国所谓共产党显然更相信香港的巨头而不是群众(也许因为收买巨头的成本要低得多)。

但因为忠诚于北京的支持者而不是他们所管理的这座城市的民众,香港的裙带资本家作为政治家根本不合格。在共产党治下,他们取得了英国治下无法实现的特权和权力。但这也导致他们对选民的要求反应日益迟钝,并且越来越疏远他们的支持者。结果导致中国代理人在争取民众合法性方面已经彻底失败了。

以中国执政者亲自挑选管理这座城市的香港特首们为例。首任特首董建华于2003年面对50万人的抗议;2005年,在第二任任期过半的时候,对他不断增长的民众不满迫使他辞职。董的继任者曾荫权勉强完成了两任任期,却在卸任后因腐败罪名(和他的2号人物一同)被判入狱。其后上台的梁振英简直是场灾难,以至于中国执政者在第一个任期完成后就被迫解雇他。

当然,“一国两制”模式并不是彻头彻尾的灾难。鉴于香港和大陆间巨大的文化经济和制度差异,情况甚至可能比现在更糟。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国两制是可以持续的模式。事实上,这种模式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

在他们的心目中,中国领导人一直试图引导香港走上“一国一制”的道路。邓认为这样的过渡可能需要50年,但他的继任者只花了20年,而且他们甚至对此都没有完全意识到。无论���国政府从现在到2047年采取什么样的政策,他们的目标将是让未来——尤其是政治权利的缺失——和现在越来越相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