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changing robot Liu Guanguan/CHINA NEWS SERVICE/VCG via Getty Images

中国,创新之龙

华盛顿—自1978年以来,中国成就斐然。邓小平开启了市场经济改革。以总体经济进步衡量,过去四十年来中国转型的速度可谓前所未有。中国GDP平均每年增长近10%,并改变了全球贸易模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成功让八亿人摆脱了贫困,五岁以下儿童夭折率在2006—2015年间下降了一半。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现在的问题是,大有希望成为世界创新领导者的中国,是否能在2018年随后的一段时间实现这一机会。

中国转型的基础,是前所未有的制造业繁荣。2016年,中国向全世界输出了2万亿多美元的产品,占全球总出口量的13%。中国通过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实现经济现代化,包括桥梁、机场、公路、能源和电信等。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就建成了全世界最大的高速铁路系统,2017年7月里程突破22,000公里。年消费量预计在2021年将接近2万亿美元,相当于给全球经济新增一个德国规模的消费市场。

本月早些时候,苹果公司CEO库克(Tim Cook)“中国已不再是多年前哪个低劳动力成本的国家,劳动力成本低廉也不再是来华的原因。”如今,这个国家的制造业优势在于对先进生产的知识和强大的供应链网络。不难理解,中国领导层希望提高生产率、进一步上价值链上游攀升。

基于十三五规划(2016年5月),当局为中国制定的目标是到2020年成为“创新国家”,到2030年成为“国际创新领导者”,到2050年成为“世界科技创新强国”。当局还承诺到2020年要提高研发支出至GDP的2.5%,每10,000人申请专利量要接近翻番。

为让创新成为可能,市级政府正在打造技术枢纽以期吸引人才。广州鼓励研究人员、企业家和企业在那里建立大本营。通用电气最近承诺在8亿美元规模的生物科技园建立其首个亚洲生物制药项目。位于广州以南的深圳以“硬件硅谷”文明,而深港大区被评为全球第二大密集城市群(以专利衡量)。

在中国,做生意的速度和技巧与世界其他国家都不一样。中国全方位接受了数字模式,而不只是对旧模式进行数字化改造。中国没有历史包袱,这使它能够在数字支付、共享经济(共享单车正在横扫全世界)和电子商务方面可以“弯道超车”西方。

中国研发总支出(占GDP百分比)从2000年的0.9%提高到2016年的2.1%。到目前为止,这一增量大部分集中在应用研究和商业开发,只有5%投入了基础科学。尽管如此,中国仍在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基于81项指标对127个国家和经济体进行的调查)中位列第22名,高于西班牙、意大利和澳大利亚。中国占高影响力学术出版(引用率排在斯高帕斯(Scopus)数据库中前0.1%的文章)的比例也从1997年的不到1%增加到2016年的约20%。

巨大的大学毕业生数量(2012年达到620万,是2001年的六倍),加上大量回国的具备国际背景的高水平侨民(中国有800,000大学生在海外留学),有望带来足够多数量的人才实现中国想要的结果。

美国工人的生产率仍然比中国工人高得多。平均而言,每名中国工人所生产的GDP,只有美国工人的19%左右。但这一领先地位正在被追上。

美国的其他优势是它拥有全球100所顶尖高校中的30所,拥有一个勇于冒险的企业家文化,并且美国公司要时刻面对严酷的市场竞争。传统上,这促使美国企业采用进攻性竞争策略,通常需要要创新。

但美国工业已经不如昔日那样有活力。1997—2012年间,三分之二的美国行业经历了市场集中度升高,创纪录的74%的员工在历史悠久(16年或以上)的老牌企业工作。

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政府似乎完全误解了需要什么。特朗普想要更加保护主义的未来,这将降低美国公司的全球竞争和真正创新的压力。美国大学正在被税制和严厉的支出削减所制约——其中一些措施可视为反科学战争。而移民——人才和思想的重要来源——也有可能受到限制。

从其自身以及美国的政策看,中国正走在成为世界创新领导者的路上。到2018年年底,我们将更加清楚地看到中国的成功故事的新篇章将以多么迅速和轻松的方式写就。

http://prosyn.org/4ZB6bd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