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中国领导发展的机会

北京—9月,中国将首次主办G20世界领导人会议。这是扮演领导角色的最佳良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该抓住这次机会,将中国雄心勃勃的发展日程推向全球。具体而言,习近平应该证明正确的发展能让所有人受益。他还应该发起关于明年制定多边投资协定的讨论。

这是此次峰会的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G20在协调多边合作方面具有相对成功的记录,如应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措施。此外,成功的发展的秘诀早已众所周知,包括不断的技术进步(持续增长和就业的关键);专注于人力和实物资本最大化;以及能降低交易成本和增进效率的基础设施。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我们还知道目前在发展方面存在哪些缺口。发展中国家受制于人力和金融资本水平低下,以及外汇储备不足或难以获得外汇(这限制了它们进口提高其全球价值链地位所需要的原材料和设备的能力)。

填补人力和金融资本缺口、扩大获得外汇的渠道的最佳办法是通过外国直接投资(FDI)。FDI应该不难吸引,因为发展中国家资本相对劳动力较为稀缺,潜在回报应该更高。

但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卢卡斯(Robert Lucas)指出,资本的流向出了问题,从低收入向高收入国家流动。这一趋势正在耗尽发展中国家的可用资本,限制它们的发展,也扩大了全球收入差距。

劳拉·阿尔法罗(Laura Alfaro)、赛博内姆·卡伦里-奥兹坎(Sebnem Kalemli-Ozcan)和瓦蒂姆·沃洛索维奇(Vadym Volosovych)在《经济学和统计学》(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2008年的一篇研究中指出,穷国之所以资本流出,部分是因为它们缺少接收和便利投资的机构。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些国家陷入了陷阱,因为它们首先需要资本发展必要的机构。

多边贸易协定能让投资于发展中国家更加容易,从而解决这一问题。它还能建立投资保护和激励、纠纷解决程序、公司社会责任基准和国有企业和主权基金投资的监管框架,从而强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基础。

世界贸易组织是进行这一协定的谈判的当然场所,但过去的努力以失败告终,部分是因为谈判被视为严重偏袒发达国家。过去十年中,全球投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谈判也应该重新启动。下图表明,目前发展中国家占全球对外直接投资(ODI)的比重越来越大。这意味着一些新兴市场经济体本身正在成为资本的来源,因此能够在未来投资框架中大显身手。

outward direct investment developing countries

中国是最显著的例子。下图显示,中国从FDI中获益良多,所以如今其自身ODI也在增长。

china share global direct investment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2013年中国成为其他国家FDI的第三大来源,并预计将在2016年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考虑到中国鞭策国内公司赴海外投资的“走出去政策”以及建设洲际贸易基础设施的“一带一路”框架的合力,这一趋势还将持续下去。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假以时日,中国很有可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FDI来源国。在最近几十年中,中国从FDI接受国一跃成为净输出国,非常适合领导G20的全球发展讨论。

中国的做法,应该是为可行发展框架制定一个切实目标,这个目标要带有实现具体里程碑的明确时间表。一个早期里程碑应该是为发展中国家建立一个非约束性的投资便利框架。此外,整体上,该协定应该强调包容和以诚相待,从而促进发展中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