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中国应当被移除出特别提款权体系吗?

发自圣塔巴巴拉——在上周收紧了对人民币汇率的管制后,中国实际上已经违背了18个月前游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列入到决定基金组织创设的综合储备资产“特别提款权”价值的一篮子货币时所许下的承诺。

这一最新举措不会有助于外界加强对人民币的信心。正如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些学者在人民币被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时警告的那样,这是一项高度政治性的决定,并可能会导致不利的长期后果。这个篮子原本只包含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圆,而这些货币都是符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个准入标准的世界级货币:它们都由位居世界前列的出口国发行,而且是“可以自由使用的”——也就是说可以在全世界各处进行兑换。

相比之下,人民币在被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时只符合了第一个标准。虽然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但其金融市场却相当原始,其货币远未实现自由使用。2015年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储备中排名第七,在国际债券发行中排第八,位居全球货币交易量的第十一;而在大多数资本账户交易它依然是不可兑换的。

不过,人民币依然被纳入了一篮子货币。因为中国已经非常清楚地表示不愿意收到一个否定的结果,也没有人想跟这条大龙过不去。然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其主要成员却未能遵照通常的标准来执行,而是采信了中国将在未来某个时候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模糊承诺。

历史上,中国人民银行每天都会在毫不顾及市场情绪的情况下制定一个人民币汇率;只允许人民币在极窄的限定范围内进行交易。而即使是在货币基金组织决定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之前,中国政府也已经宣布将放宽对人民币的管制。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会在制定日常汇率时考虑市场的信号,并承诺将逐步放宽资本管制,令人民币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提升。

但中国当局的最新举动却显示出其无意按规矩办事。中国人民银行不再放松对汇率的管制,而是再度抓紧并减少市场情绪在决策中的作用。

让我们用事实说话:人民币当前的自由使用状况明显要低于比18个月前。自2016年年中以来,中国一直在严格执行新的资本管制措施以防止人民币流出国外被换成美元。中国也对本国企业的外商直接投资提出了新的限制,并对其他跨境交易进行仔细审查。

中国违背其承诺的原因其实不难理解。近两年来,新近富裕起来的中国公民一直在寻求将财富转移到海外的途径。这导致人民币贬值压力上升,迫使中国人民银行花费超过1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来支撑汇率,然而这仍不足以制止投资评级机构穆迪在本月初调低中国的信贷评级,使决策者们疲于招架。

当然,中国目前的问题可能只是迈向更大规模开放的漫长道路上的一段弯路,但也可能并非如此。如果中国政府确实有诚意开放资本市场,就要推行直接影响到中国共产党政治和经济管理核心模式的改革。高效,开放的金融部��可能严重削弱中共的权威,而金融压制尤其是中国政治专制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最乐观的角度看,中国政府坚持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也是个不成熟的行为。最糟糕的是,此举开创了一个不幸的先例,会鼓励印度或俄罗斯等其他大型新兴经济体罔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要求对其货币制定相同的待遇。事实上,如果中国在政策上恣意妄为却照样可以加入这样一个意义重大的独家俱乐部,那么其它国家为什么就不行?更别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权威所受到的严重损害了。

展望未来,只有一个解决方案。人民币应该被移出特别提款权,除非该国作出可靠的承诺,推动认真,永久的金融自由化。特别提款权构成货币的自由使用标准是全球货币体系稳定的保证,而只有标准本身可信的情况下这种保证才能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