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Keith Tsuji/Getty Images

莫要一“习”障目

伦敦—最近几周,西方媒体评论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共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决定上。这一决定让习近平能够无限期掌权。毫不奇怪,西方评论员对这条新闻的一般反应是失望,并对中国政治模式产生疑问。但令人惊奇的有人宣称中国违背了变得更加西方的含蓄承诺。

Exclusive insights. Every week. For less than $1.

Learn More

许多观察员认为中国将无可避免地拥抱西方式自由民主。但尽管我也对中共的最新决定略感吃惊,但我向来不认为简单化地解读现代中国具有合理性。

澄清:我并不是说非选举产生的强人领导要优于西方式民主。如果我认为习近平准备在未来20年中铁腕治国,我也会和其他许多评论员一样感到质疑。

但容我提出一种更具开放性思维的解读。首先,密歇根大学的洪源远(Yuen Yuen Ang)在其出色的著作《中国如何摆脱贫困陷阱》(How China Escaped the Poverty Trap)中提醒我们,没有遵循常规西方发展观的中国,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

事实上,我最近遇到的一位年轻的北京创业家估计,现在至少有20%的中国人——超过2.5亿人——每年的收入超过40,000美元。除了美国,没有一个国家有如此多的人创造如此多的财富。不管西方人情不情愿承认,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但更加了不起的事实是这发生在一个非民主制度中,并且中国人民表现出相当的满意。尽管小规模示威时有发生,甚至一些最顶层20%的人也加入到示威之中,但这些示威活动十分分散,转瞬即逝。

现在,想想这一点。如果中国能够在未来15年保持5.5—7%的年经济增长,那么每年赚40,000美元的中国人数量还会翻番。果真如此的话,他们也许对习近平仍然是国家领导人并不会特别关注。

这让我看到了第二点。有些悲观派老是说中国GDP增长面临很大压力,和他们的错误论点相反,我认为中国最大的隐患其实是户口制度。这一安排允许农民工前往城市打工,但他们没有城市出生居民的同等权利。我的猜测是这些中国人当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能跻身收入最高的20%群体。

尽管中共在小城市试点放松户口制度以刺激增长,但大城市仍没有这样的政策。基于我与中国决策者的私下对话,我了解到他们也把目前的安排视为重大问题。但他们不想面对这个问题。他们的理由是,放弃户口制度会给北京和上海的超级都市带来不可持续的负担。

尽管如此,我的预感是最终会有一些事情发生改变。双轨制——近一半人口享受西方水平的财富,而另一半人口不拥有医疗和社会保障权利——无法再维持15年。而既然连我都觉得这显而易见,中国领导层肯定也对此一目了然。

无法断言户口制度的修订会在何时发生。但当它真的发生时——我认为肯定会——有可能伴随着政治治理的巨变。因此,我可以理解为何中共高层对于未来几年领导层变化异常谨慎。

并且我们不要忘了,2013年3月习近平掌权时,一些党的最高领导层抵制他所带来的变化。十年也许是很长一段时间,但可能没有长到足以事关中国和中共未来的根本性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因此,我的第三点也是最终观点是,不是中共精英想让习近平永远当国家主席,他们只是想避免在2023年被迫更换领导层。因此,我对西方观察员的建议是同时也要关注中国经济的演化。评论考察中国私人消费占GDP比重之比,或可能的户口制度变化,要比纠结于习近平的个性和野心更有裨益。

http://prosyn.org/X8iI9lz/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