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en113_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_liwenliang 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真相和病毒后果

伦敦—一千年来,在人类面对过的所有挑战中,疾病始终是特别残忍和狡猾的敌人。

疾病的影响足以改变历史。美洲印第安人因为西班牙征服者带到墨西哥和南美的疾病而惨遭灭顶之灾;伴随约翰·济慈(John Keats)诗歌中的“结实的科尔特兹”( stout Cortez)出现的是天花、麻疹、流感和斑疹伤寒等致命疾病。和欧亚人不同,新世界的原住民不曾与动物和动物疾病共同演化数千年。结果,美国原住民人口在十六至十七世纪之间减少了90%。

另一方面,在欧洲,对抗疾病则是中世纪末至文艺复兴初期政治权威和国家治理城战的形成要素。黑死病等致命瘟疫迫使意大利北部和其他地区城邦当局用强制性公共卫生和隔离应对。亨利八世的英格兰和其他欧洲国家成立了隔离医院。后来,美国部分拜黄热病和其他流行病所赐,发展出了公共卫生服务体系。

To unlock additional FREE commentaries, register now.

Become a registered user to read on.

Register

or

Subscribe Become a registered user to read on.

https://prosyn.org/QFnndcZ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