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在清洁空气方面中国能教美国什么

北安普敦——每年,全世界有超过400万人因为呼吸肮脏的空气而过早死亡。仅在中国一地,空气污染每年就导致超过一百万人死亡。这一数字可能并不令人惊讶;毕竟,我们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笼罩北京、上海和中国其他城市的浓重烟雾的影像。但美国的空气也能杀人——而且远没有得到如此的关注。

2013年一项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估计空气质量低劣每年导致美国200,000人过早死亡,这超过了死于车祸和糖尿病的人数(其他研究得到的死亡人数相对较低,为接近100,000人)。但虽然今天的中国正在积极应对空气污染问题,但美国却在以经济发展的名义取消空气质量保障——这样一种错误的策略会对人类健康造成破坏性的影响。

自从1993年哈佛“六城”研究发表以来,科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已经认识到死亡和微细颗粒物(或PM2.5,即直径小于2.5微米的空气颗粒物)之间的关系。当人们吸入PM2.5时,细小的固体和液体灰尘、污垢、有机化学物质和金属液滴可以深入肺部,甚至进入到血液当中。过去20年的研究证明了PM2.5和一系列不良健康结果之间的联系,包括哮喘、急性支气管炎、肺癌、心脏病和心肺疾病等等。

我们也已知晓绝大多数PM2.5来自何处:发电厂、重工业和机动车辆。在化石燃料燃烧期间,全世界最常见的温室气体二氧化碳被排放到空中,同时排放的还有未经完全燃烧并在大气中发生化学反应形成细微颗粒物的固体和气体颗粒物(主要是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

了解了致死污染物及其来源,美国环保局根据1990年清洁空气法颁布了降低 PM2.5水平的新标准。美国环保局估计在1990到2015年间,全国颗粒物浓度下降了37%,并且在2010年,由于上述规则实施而避免了约160,000人过早死亡。总之,虽然仍有相当数量的死亡案例依然与脏空气有关,但截至今年为止,美国已经在迈向正确的方向。

但现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经承诺要通过废除旨在降低燃煤电厂有毒排放的规则、降低或取缔机动车燃油效率标准和解散环保署等举措来创造“难以置信的繁荣”。他还承诺要废除对水力压裂的限制、开放更多的公共土地用于煤炭开采,并扩大北极和大西洋海域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

让我们暂时假设这样的举措实际能为整个国家、而非仅是化石燃料业带来繁荣。但美国作为一个国家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究竟每年多少人过早死亡才是不能承受之重?

有些替代方案不必在经济增长和人类健康之间进行零和权衡。颇具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是这个能为我们带来灵感的地方。

把中国作为典范来模仿看似荒谬。毕竟,那里的PM2.5水平远高于美国,而且化石燃料消费量,尤其是煤炭,也要高很多。但中国决策者正在采取积极措施扭转局面,力求让国家摆脱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创造由清洁能源和绿色科技驱动的面向未来的经济——这保障了中国能在全球经济发展中保持领先。

今天,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国,2015年投资总额为1030亿美元,超过美国440亿美元的两倍还多。在全球可再生能源810万个工作岗位中, 350万个属于中国,而仅有不到一百万个属于美国。因为坚信清洁能源有利于环境经济,中国到2020年已经承诺投资3,670亿美元用于可再生能源发展——预计如此规模的投资将创造1,300万个就业机会。

中国还将眼光投向国外,将其在可再生能源和配套技术方面研发的专业知识用于出口。2016年,中国投资成百上千亿美元用于澳大利亚、德国、巴西、智利、埃及、巴基斯坦、越南、印度尼西亚和其他国家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工作。

同样,为控制汽车排放污染,中国政府已经把电动车作为重中之重,并制定了到2020年达到上路500万辆的目标。为促进销售,政府对购买者免征销售和消费税(每辆车约为6,000-10,000美元)。而且,因为预见到全球传统机动车终将被取代,中国政府为国内制造提供了慷慨的补贴。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却在试图让时光倒流,把注压在奄奄一息——而且濒临死亡的——化石燃料业的复苏。特朗普宣扬向电动车转型会减少工作岗位,主张终止鼓励国内研发生产和购买行为的联邦补贴,比如7,500美元的联邦消费税收抵免政策

中国对化石燃料的依赖曾导致其落入深深的环境陷阱,但中国领导人决心要爬出这座陷阱。而另一方面,美国则实际正在自掘坟墓。因为每年导致 200,000 美国民众过早死亡,我们绝不能允许经济上的狂妄自大压制对解决办法的探索——无论我们能从哪里得到启示。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