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国的孩子们

在法国人选举萨科奇作为他们的新总统、现在又让他的政治伙伴在议会取得领导地位的过程中,有一个令人费解的特点通常会被大家忽视,即个人乐观主义和公众悲观主义相互融合。

考虑一下这种情况。法国有着欧盟中最高的人口出生率(每个妇女有差不多两个孩子),甚至比人口激增的爱尔兰还要高。当然,仅靠这个比率并不足以支撑法国目前的人口,但是它远比欧洲邻国高,几乎与美国持平。然而尽管如此,欧洲晴雨表民意测验还是一再显示,在国家未来问题上,法国人是全欧洲最悲观的。为什么会出现人们在对他们作为一个国家的共同未来如此悲观的同时却又对在他们的家庭内部建立他们自己的未来如此充满信心的情况呢?

事实上,因为对政府几十年来未能制止居高不下的失业率感到失望,法国人现在通常被认为不再关心政治而只关注他们自己的生活和休闲。博物馆、园艺以及各种各样的俱乐部在今天的法国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看起来,私人协会已经接过了被政党和工会遗弃的领域。

但是如果说法国人不再关心公共领域,我们又怎么解释在最近的总统选举中创历史记录的高投票率呢?在这次的两轮选举中投票率超过了85%。我们怎么解释被选举活动和萨科奇本人所燃起的热情,包括他在议会选举中所受到的巨大首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