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正确饮食的斗争

德累斯顿——政府对成瘾行为的监管或课税应该做到什么程度?这个问题一直是许多国家有关酒精、烟草、赌博及其他商品服务公开辩论的主要内容。现在,在可以称之为全球消费文化之母的美国——辩论已经转向了防止儿童肥胖症的传播。

讽刺的是,在这个儿童营养不良困扰着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世界,儿童肥胖却已成为发达经济体最主要的健康灾难之一。举例来讲,世界银行估计超过三分之一的印尼儿童饱受发育不良之苦,面临着对健康与认知发展造成终身影响的威胁。但发展中世界儿童营养不良的困境并没有缓解发达国家的肥胖问题。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事实上,虽然或许难与全球变暖及迫在眉睫的水资源匮乏相提并论,但肥胖——尤其是儿童肥胖——仍然是二十一世纪发达国家所面临的重要公共卫生挑战之一,同时也在迅速影响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但解决这个问题让我们面临比上世纪成功的公共卫生干预政策更为艰巨的挑战,包括普及接种、饮用水加氟和机动车安全规则问题。

问题是除非政府愿意诉诸比现在更直接了当的举措,否则很难讲对于成功的期待是否现实。鉴于肥胖对于医疗保健费用、预期寿命和生活质量的巨大影响,这是一个迫切值得关注的问题。

美国的肥胖问题当属世界之最,因此相关的辩论也最激烈。几乎所有人都赞同第一道防线应当是加强消费者教育。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让我们行动起来”的教育活动立志在一代人时间里消除儿童肥胖,但迄今为止这项活动的影响尚不清晰。其他努力包括以厨师杰米·奥利弗为首的名人呼吁,以及像芝麻街风格平台Kickin’ Nutrition那样的同龄人学习尝试(全面披露:这个节目的创始人是我的妻子)。

然而,尽管教育在与肥胖的斗争中必不可少,但还远没有搞清它在由财力雄厚且有强烈动机鼓励过度消费的大企业主导的食品环境下能否真正解决问题。以儿童为对象的商业电视节目充斥着对人体健康价值值得怀疑的加工食品广告。而且,尽管有少数名人义务投入时间来反对肥胖,但却有更多名人愿意接受大笔酬劳来兜售高含糖饮料等可以称之为我们这代人烟草的产品。非盈利机构很难与碧昂丝的百事可乐广告或泰勒·斯威夫特的健怡可乐广告背后所体现的产值相抗衡。

肥胖的原因非常复杂,而理解人类行为的科学尚处于萌芽时期;但可以毫不夸张地用普遍来形容这个问题。据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统计,美国6-11岁儿童中约有18%已越过超重阶���出现了肥胖问题。

上述流行带来的风险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是儿童肥胖导致成人肥胖,进而使患糖尿病和心脏病的风险大幅上升。事实上,专家估计发达经济体超过18%的成年人已经进入肥胖领域。更令人吃惊的是估计约9%的美国人——以及类似比例的全球成年人患有糖尿病。

但政治家反对高糖高热食品却只能风险自负。当人气颇高的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试图禁止高含糖饮料时,公众舆论——更不用说纽约州上诉法院——都拒绝了他的提议,尽管他的努力获得了医学专家的支持。许多评论家,甚至就连那些同情布隆伯格目标的评论家,都认为不应如此生硬地立法规范消费者行为。但回顾五十年来改善公众健康的其他成功努力——比方说禁止吸烟、安全带立法和车速限制——可以看出立法往往能够很好地补充教育。

影响食物选择不那么具有侵略性的方法或许是对包括含糖饮料在内的所有加工食品收取零售税——和对非加工食品给予补偿性补贴。从长远看,低收入家庭(也是肥胖最严重的受害者)将最大程度地从中受益。而且,在短期内,加大转移支付可以抵消任何收入影响。我与医学研究员戴维·路德维格和莫扎法利安共同拟定了上述方案的大致规定。

显然,某些加工食品远比其他更为有害。可以进行更加复杂的分类,当然也应该对其他想法进行审查和讨论。但我们的想法却有简便易行的现实优势。首先,我们必须明白食品行业主导着利用人类对饮食天然喜好的美国消费文化,并(在众多情况下)将其转化为具有成瘾性和破坏性的行为。任何到过美国的人都能很容易地看到这个问题的普遍性。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解决这个问题的正确着眼点是在教育和商业虚假信息间达到更好的平衡。但食物如此容易上瘾、而环境又如此容易朝着不健康的方向发展,因此是时候考虑进行更全面的政府干预。这当然应该包括大幅增加对公共教育的支出;但我怀疑长期解决方案注定会涉及更多的直接规范,而且现在开始讨论具体形式恰逢其时。

翻译:Xu Binbin